云上时光
狩猎丑妻
狩猎丑妻 小说全本阅读

狩猎丑妻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2018-06-30 来源:本站整理

狩猎丑妻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狩猎丑妻》是风四娘所书写的现言类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叮——’电梯应声而开。就连张经理都不由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带,这才昂首扩胸的走了出去。

  

狩猎丑妻试读:

  ‘叮——’电梯应声而开。

  就连张经理都不由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带,这才昂首扩胸的走了出去。

  看来应该是些大人物,陈沫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吐出,为了让自己冷静的接待所谓的大人物。

  其实陈沫有的时候会觉得尴尬无比,由于小时候在饭馆给人帮忙,长大之后就到酒店找了工作,后来觉得大厨特别的好,每天都不用露脸,等下班的时间就可以走人,也不用留下来规制碗筷。这才努力的学习,当上了厨师助理,经过历练成为了厨师。

  本以为自己可以在那个豪华的厨房里慢慢的干活直到老去。却谁知这些有钱人都是吃饱了撑的,吃完了她做的饭菜,说好吃,愣是要见见厨师怎么样,不过,见过她的人却都无一例外的挂上了失望的表情,略微显得有些暗淡的肤色,虽然没有小时候那么黑了,但总归不是很白。

  再加上干瘪瘪的身体,怎么看,都怎么给人一种,好似是个长相清秀的中学生!

  张经理在111房间停下了脚步,对陈沫使了一个眼色,陈沫有些不能理解,以往都是张经理带着她进去,怎么今天让她自己一个人进去?

  “你先进去。”张经理指了指111的房门,虽然陈沫的心里有疑问,但还是推门走了进去。

  偌大的包间里只有三个人,一个正是陈沫不想见到的樊森,还有另外两个,看那脑满肠肥的样子就知道是奸商。

  张经理这才进来,看着包间里的三个贵客,掐媚的笑着。

  陈沫低头安稳的站在门口处,一动不动,某种程度上来说,她就好似一个标本,让这些人看透研究透就行了。

  “这就是给我们掌勺的厨师?”那个年龄稍微大一点,看起来有四十多岁的老男人不敢相信的看着陈沫。即使打着西装领带,他的猥琐也一分都没有减少。

  “成年没啊?”另一个男人,穿的有些花哨,看起来好似跟樊森很熟,把手搭在范森的肩膀上,一边吸烟,一边用审视的眼神看着陈沫。

  陈沫只是紧紧的攥着手,心里默想,我已经二十七了!纵然都是要奔三的年纪了,她仍然长得奶声奶气。

  樊森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淡漠的看着陈沫有些蜷缩的身子,这样的陈沫,已经有十几年都没有见到了,一遇到事情就只会把头低下承受。

  “听说是个女的,我还以为是怎样呢,渍渍。”樊森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看着陈沫的眼神无比的陌生,仿佛从来没有见到过她一样。

  陈沫听到这话,仍旧选择了把头低的更低,虽然樊森的话语让她生气,但她没有反驳的必要,更何况是在酒店里,她工作的地方。

  “这样的货色,算了吧?”那个穿的花哨的男人看了一眼樊森。

  “你先出去吧。”张经理看陈沫好似并不受客人的欢迎。

  陈沫巴不得这就消失,自然顺着张经理的意思走出了包间。

  樊森皱着眉头看着陈沫离开的背影,有些不悦的对张经理说:“谁让你赶她出去的?”

  “我……”张经理一时哑言:“我这就把她叫回来。”

  “算了!”樊森有些烦躁的挥挥手,他有些累了:“就这个厨子可以吗?”虽然是疑问句,但话语里有着让人不可反抗的元素在里面。

  “可以。”

  “可以。”

  两个男人同时点头,眉开眼笑着。

  樊森点点头,挥了挥手,那两个人连带着张经理都出去了,樊森依靠着沙发,打算睡饱了起来再去找陈沫,昨天晚上玩儿的太晚了。

  陈沫气冲冲的按下电梯,下到了厨房,进门,有些冲的洗完手就去切菜。

  “回来了?把这个花切了。”蔡美美一看陈沫进门就开始唠叨。

  蔡美美手里拿着个萝卜,是个汤里面的作料,萝卜皮切后放进汤里熬煮,而萝卜则是要雕刻成一朵朵的小白莲花,放在汤上面漂浮。

  陈沫把萝卜想象成了樊森,刀刀下手用力,准确去皮,然后开始雕刻莲花,力道相当的勇猛。

  蔡美美在一旁尴尬的看着,第一次,她和陈沫在一起共事也有三四年了吧,第一次陈沫有了脾气。

  “谁惹你了?”蔡美美有些八卦的靠了上来,对于能把闷葫芦陈沫惹毛的人,她可是相当的佩服啊。

  “没有!”陈沫拿着雕刻好的萝卜就要走,却被蔡美美接了过去。

  蔡美美麻利的把萝卜清洗了一下,这样萝卜的味道就不会很大,然后转过身子道:“你就告诉我呗。”

  对于蔡美美的八卦心,陈沫真是好奇她怎么长出来的,什么事情都要知道个透彻。

  陈沫看的理她,把菜刀放回到刀架上,头都没转道:“没有。”

  蔡美美气结,哼,问你问不出来,我就不会问别人吗?陈沫,不要让我抓住你的把柄。

  陈沫翻看着食材,恐怕今天要忙一些,今天是星期六,有一半的厨师休息了,明天就是她休息了,想到有休息日可以偷闲,她的嘴角就不由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喂,你到底说不说?”蔡美美仍然不依不饶。

  陈沫放下手里的活,看向蔡美美,忽然有种感觉,这个长的还不错的女人脑子里全都是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说!”

  蔡美美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自她和陈沫共事一来,陈沫还没有这样明确的拒绝过她呢,今天的陈沫怎么不对劲啊?

  很快就到了下班的时间,由于明天不用上班,陈沫多拿了一点食材,毕竟还有明天的三顿。

  蔡美美有些鄙视的看着她,真没见过一个女人省成这样,每个月的工资也不少啊,她到底把那些钱都哪去干嘛了?

  她又怎么会知道,陈沫欠亲戚的钱是怎么都还不完的。

  陈沫拿起塑料袋,走了出去,出去酒店,她感觉这个世界美好了许多,虽然今天的糟糕事太多,但她仍然要坚强的活下去,即使,只有她自己。

  她很小心翼翼的走着人行道的最里边,甚至是贴着墙走的,她害怕樊森会突然间冒出来,不过,好似她的躲避没有什么用。

  “今天下班那么早?”樊森悠闲的渡步走到她的前面,嘴角噙着一丝笑意,还好自己跑的快,不然,又被她跑了。

  陈沫有些诧异的看着眼前的樊森,她不记得刚刚自己身后有樊森的身影,他是怎么赶上来的?

  陈沫点点头,这就要绕过樊森走。

  樊森拉住了她的胳膊:“今天我没开车出来,你陪我逛逛吧。”他睡完一觉,听说陈沫早就走了,忙的他连车都没有来得及开就追了过来。

  “我要回家。”陈沫一使劲,挣脱了樊森的手掌。

  “那好啊,我送你。”樊森依然不依不饶。

  陈沫摇摇头:“不用。”她不想再和这个人有一点点的瓜葛。

  “好吧,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要开一个派对,需要一个厨师,你去好吗?”

  陈沫依然是摇头:“不!”

  樊森叹息一口气:“事后给你十万元的奖励怎么样?”

  陈沫头都没回,走了过去。

  樊森在她身后喊着:“陈沫,难道我们不能重新来过吗?”

  陈沫的身子一顿,有那么一霎那的抖动,声音沙哑的压抑着:“再一次打赌?赌约是什么?赌约好玩儿吗?”

  樊森愣在了原地,看着陈沫坚定的一步步走出了他的视线,这才反应过来陈沫说的是什么。

  当年他和卓一的打赌?可是早就过去了不是吗?为什么她的声音还是那么伤心?她的声音仍旧在他的脑海中回荡,久久不能散去。

  是他一开始就伤害了她吗?

  陈沫几乎是一路跑到了家里,她气喘吁吁的站在破旧楼道里,脚步艰难的迈起,三楼才是她的家。这个家还是她租的,一个月300元的租金,已经是这附近最便宜的房子了!

  虽然破旧了点,但对于她来说已经够好了,老家的房子被她卖了,卖房和地皮的钱全都被她还了债,就算是那样,对于那一笔笔的债务来说,不过是杯水车薪,她一个月除了花点钱在这房租上之外,几乎没有其他的开销,把钱全留下,然后到了月底就要给老家的亲戚打钱回去,十年如一日,她已经过了十年这样的日子了,都习惯了。

  十几年来,她一个人背着所有的债务,背着所有的愧疚,还有那颗坚强的心,一路走了下来,虽然仍然欠老家亲戚不少钱,但每打出去一笔钱,她都能高兴上两天,她终于又少了一笔负担,她相信,只要她慢慢努力,一切都会好起来,她可以租一个小小的干净房子,每个月拿着不错的工资,一年能买上两套衣服,那样的日子对于她来说就足够了。

  而那种日子已经不远了,按照她现在的工资来说,六,七年后她就能把老家的所有债务全都还清。那个时候她就可以一个人不带有任何负累生活了!

  陈沫叹息一口气,第一次,不管自己身上的衣服是脏还是干净,就这样躺在了床上,虽然屋子里有些霉味,而且到处都破旧不堪,却也被她收拾的相当干净了,至于霉味,没有办法,楼上一直往下渗水,即使她再怎么打扫也无济于事。

  她已经不是十几面前邋遢的陈沫了,现在的她很爱干净,她有能力承担每天洗一次澡的水费,也能买的起肥皂天天洗衣服。这种日子就已经很不错了,她告诉自己。

  洗漱完后,她筋疲力尽的倒在了床上,真不知道樊森对于她的纠缠什么时候算是个头,为什么十几年过去了,他还是不肯放过自己?明明,明明十几年前已经伤害过自己了不是吗?难道还不够吗?他还想要怎么样?

想要在线全章节阅读《狩猎丑妻》,请点击>>> 《狩猎丑妻》全文在线阅读

下载客户端畅爽阅读: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全文阅读二维码,直接长按扫描阅读哦!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