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时光
情梦荡漾水中
情梦荡漾水中 小说全本阅读

情梦荡漾水中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8-06-30 来源:本站整理

情梦荡漾水中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情梦荡漾水中》是于海洋所书写的现言类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齐齐哈尔的仲秋,风非常大,貌似要将这座现代化的城区以很快的速度当车子开走一样。风非常干燥,空气里面的水分像山芋一样被烤干。欧阳奋强嘴角干得厉害,全部都裂出了血丝,如同中学物质理念学上的电工图。不过,这一个城区看上去非常美,公路上飘舞的黄叶就好像传说里女妖吻落的一片片花片。偶尔,有一、两片落到欧阳奋强的臂膀上,之后又起身荡起,晃晃悠悠地飘到司马景德的头发上,如同迷人的蝶儿扇着羽翼对刚来这一个城区的欧阳奋强和司马景德表示友好。就算不是深秋,但北国的秋貌似比南国的来的早,飘舞的黄叶在秋阳下,为金风的歌唱打着轻快的节拍。

  

情梦荡漾水中试读:

  计程车三五成群地往车站赶,之后再七零八落地走开。地面上的积雪结成了厚厚的冰,坚固得像幼时在村口看见的那两块楼板。制动声偶尔发着歇斯底里地鬼喊,许多经过的人跟这一个城区呈现水火不容。摊主们用羽绒服把自己的身子裹得密不透风,谨慎非常地推着太平车慢慢地前行,如同捧着装满酒的杯子。太平车咔嚓咔嚓地响个不停,叫卖声也没完没了,冰冻的地面上连一点轮胎走过的迹象也没有。卖传媒刊物的大爷难得搞到一块摊传媒刊物的地方,一块已破烂不堪的油纸垫在地面上,全部都的传媒刊物秩序井然地一叠压着一叠睡在油纸上。回从前的人不明白是由于仓促而对这一些传媒刊物根本不知,还是由于淡漠对这一些传媒刊物视而不见?

  票贩子在大厅前的空地上寻觅着每一线期盼,就算心里焦急,表面上却清清闲闲。就要过年了,始终过着浪荡生活的人们开始返回最暖和的归宿。买不上回程的车票,他们全部都在等候着最末的期盼。而那一些票贩子和等候车票的人们貌似全部都在彼此寻觅,彼此等候,可又彼此不是非常信任。他们期望可以买到自己回家的期盼,那像一个理想一样种植在内心的等候与期望。票贩子也在意图重视那群浪荡人,最好给他们一辆回家的列车,就算是末班,就算会晚点。人们全部都在忙碌着,为着自己,为着其他人,或是为着自己的同一时间趁便也为其他人忙碌,要不就是为着其他人的同一时间趁便为自己忙碌着。

  操着各种口音的人们全部都在车站前做最末的停留,再停留一会,假如不是离开这座城区,就是要返回这座城区。他们把天南海北的理想与期盼带到这座城区,用决心与奋力去焚烧它,再带着它们离开;也可能是他们把理想与期盼带到天南海北去,用决心与奋力去焚烧它,点燃往后再带着它们回来。不重视他们是离开,还是归来,也不重视他们是不是用决心和期盼点燃了很久的理想,他们全部都曾写过自己的理想,全部都去专心寻觅过。他们也全部都在慢慢接近自己的归宿布告栏的乘客留言板上贴满了寻人布告和寻物布告,没看见招领布告。不明白一直有什么人在寻觅理想的路上迷失了方位,也不明白一直有什么人在那一条没有方位的路上遗失了自己最喜欢的东西。可那一些遗失的东西人们全部都在忙着找回,一定会找回。那一个地方没有贴什么招领布告,自然没会把你遗失的理想贴上标签等候着你去拿,这一个世界没有轻而易举的事物。

  广播在督促乘客准时进入候车室,等候上路。欧阳奋强拿着小巧的东西忆想起一年之前的那一个仲秋,那一个仲秋他拿着笨重的东西和司马景德一起来到这一个城区。那段经见那样的短,又那样的长;那样的痛苦,又那样的开心;那样的没方法,又那样的饱含期望那一个太阳光高高的九月的时间,日头强暴着这座城区的全部。空中客车叮咚咚地在上空旋绕,如同巡视终于会有什么人来到这一个城区劫夺理想。目无表情的人们全部都保持着自己的神态。许多学员样子的人目无表情地审看着这一个生疏的城区,如同要对这一个城区动粗。高空有飞鸟掠过的迹象,像一脸的云彩一样从远方悠然地飘过来,再悄悄地飘远。欧阳奋强和司马景德拿着笨重的东西迈出了出站口。

  车站浅黄色的墙壁上写着齐齐哈尔几个红色大字,在太阳光下非常刺目。还有一行不知道的文字,应当是维文,翻译过来可能就是齐齐哈尔。天高远并且蓝得透彻,前面的全部令他们不由目瞪口呆。鳞次栉比的高楼,络绎不绝的人流,川流不息的公路司马景德问,不是讲这儿人全部都骑骡子上学吗?

  她讲完拿着东西又紧跟了几步。

  欧阳奋强讲,来,把你那包给我拿吧。走速度一些,小心像你这么漂亮的靓女被人当番瓜卖了,到时我连钱全部都拿不上。

  欧阳奋强转身时发现她落了非常远。

  司马景德问,把我当番瓜卖了,是什么原因要给钱你呀?

  由于你是我的番瓜,南国的蠢货!

  错错错!我不是蠢货。

  偶然间,她想起了奔驰的宣传。于是,她便笑了,笑她自己,笑她把自己当蠢货,还给蠢货做宣传。

  后来认账自己笨了不是?

  不过——不过我并没有你笨,就是没你笨。她在与欧阳奋强强词夺理。

  司马景德讲完就上气不接下气地笑,貌似有一种畅快。

  他们时常喜欢这样贫嘴,不过每一回都是欧阳奋强挑起的,之后又只能让着司马景德,宛若是两兄妹打,分明哥哥厉害,可又只能情愿挨打,哄着妹子开心。

  就算司马景德非常累,她还是没有把那一个包转给欧阳奋强拿。那一个地方面全部都都是她的衷爱,小说、摇滚CD、企宣类的书,尤令她喜欢的是她自己已出版的两本书和一部就在写的小说手稿。她感觉握在自己手中放下心来,宛若爹娘不会心甘情愿把自己孩子送给其他人照料。

  齐齐哈尔的仲秋,风非常大,貌似要将这座现代化的城区以很快的速度当车子开走一样。风非常干燥,空气里面的水分像山芋一样被烤干。欧阳奋强嘴角干得厉害,全部都裂出了血丝,如同中学物质理念学上的电工图。不过,这一个城区看上去非常美,公路上飘舞的黄叶就好像传说里女妖吻落的一片片花片。偶尔,有一、两片落到欧阳奋强的臂膀上,之后又起身荡起,晃晃悠悠地飘到司马景德的头发上,如同迷人的蝶儿扇着羽翼对刚来这一个城区的欧阳奋强和司马景德表示友好。就算不是深秋,但北国的秋貌似比南国的来的早,飘舞的黄叶在秋阳下,为金风的歌唱打着轻快的节拍。

  天涯海角,问你借一样东西可以么?

  欧阳奋强对司马景德叫起了天涯海角这一个恬淡的名儿。他突然叫出这一个名儿的,甚至他们一起成长了二十余年他也没有想起来这一个名儿。他想起一个作家曾讲过的话:真理都是人们在饥馑的时候创制出来的。于是,他感觉到灵感是在人们须要那么一种东西时跳跃出来的,宛若刺猬在饥馑或干渴时便会狂躁地出来觅食。

  司马景德没有听清楚欧阳奋强的话,她只朦胧地听到在她的名儿司马景德前还有一个粉饰词,至于是哪里却不明白。

  敢情是我爱司马景德或是司马景德?司马景德在心里面揣测着,还暗自窃笑。但专心一想,发音又有那么一点不如何像。于是,她整个脸上有些思想的脸。

  宰了司马景德。她想了想,感觉发音还挺像。

  司马景德没有生欧阳奋强的气,她向来也不生欧阳奋强的气,甚至连欧阳奋强当着面追着吻赫连德陵她都不生气的,仅仅是默默难过。司马景德仍旧在自乐欧阳奋强这回悄悄骂自己又被自己听到了,呈现有一些洋洋自得。

  男子!你还是不是男子,宰了司马景德还问我借刀子是的吧?

  男子?哪个是你男子,大象还是蚂蚁呀?他们也没有胆量做你男子,由于——之后欧阳奋强就笑。

  司马景德不明白什么时候已跟上来了,拿起那一个装着她孩子的包袱暗地里示意突击欧阳奋强。

  别别别,我还没有讲完呢!欧阳奋强讲这番话的口吻跟司马景德那个时侯讲错错错一样急促。他们没有胆量做你的男子是由于他们太畸形了,谦卑呀!看把你急的,英雄动口不动粗,你明白的呀,就算你不是英雄。别把你的孩子们弄伤了,欧阳奋强接下去又是一通话,搞得司马景德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天涯海角,问你借一样东西行不?欧阳奋强再将司马景德听错的那番话强调了一遍,并且非常专心的脸。平时,欧阳奋强非常少跟司马景德讲借的。在他们眼里,都是那句:咱们哪个跟哪个呀?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包含赫连德陵也与他们一样,非常少讲借的。

  原本哭也不是笑也不是的司马景德在听到在水司马景德这一个舒服的名儿后,比昨儿个晚上在列车上睡在欧阳奋强怀中睡了一夜还开心。貌似,欧阳奋强成了她的男朋友或叫做男子,此刻正柔情地呼唤她一样。

  人们全部都讲一个非常小的石子也能击起非常大的浪花是由于水太浅了。一个非常舒服的名儿也能让司马景德开心地不愿清醒地做梦,大致是由于她的开心太少了吧。

  司马景德激动的把头转向欧阳奋强讲,男子,问我借什么东西?你的就是我——的字还没有讲出来,她突然想到那句早已烂熟在心的戏文不可以这样用。于是,又改成:我的就是你的,你的还是你的。

  就算平时欧阳奋强做起事来癫狂,可关键时候讲起话来,像得了湿疹一样,一会儿弄不出来一番话。貌似曾经那一个追着吻赫连德陵的男子不是他一样,支吾了一会儿才怯生生地挤出一外国语言词汇。

  司马景德突然感觉神经抽搐了一下,第一反应:完了,缺钙!

想要在线全章节阅读《情梦荡漾水中》,请点击>>> 《情梦荡漾水中》全文在线阅读

下载客户端畅爽阅读: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全文阅读二维码,直接长按扫描阅读哦!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