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时光
如果可以爱你
如果可以爱你 小说全本阅读

如果可以爱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2018-06-11 来源:本站整理

如果可以爱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如果可以爱你》是杰范所书写的现言类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冷瓷风面无表情,只是翻看报纸的动作更加冷冽,似乎是受够冷舞怜的无理取闹。见状,跪在地上的徐姐赶紧一把拉住冷舞怜,苦苦恳求着说:冷先生明鉴,千错万错都是徐姐我一个人的错,二小姐对冷先生

  

如果可以爱你试读:

  冷瓷风面无表情,只是翻看报纸的动作更加冷冽,似乎是受够冷舞怜的无理取闹。见状,跪在地上的徐姐

  赶紧一把拉住冷舞怜,苦苦恳求着说:冷先生明鉴,千错万错都是徐姐我一个人的错,二小姐对冷先生

  你一往情深,请千万不要因为我一个罪人而将全部的过错都推到二小姐身上啊!

  住嘴!冷瓷风冷漠的挥挥手,眼底满是愤怒,你们主仆二人私底下都做过那些好事需要我一一捅露才

  甘心?舞怜,我从小就当你是亲妹妹那样疼爱,可你非但是恃宠而骄,而且还拉上徐姐跟你胡闹,徐姐沦

  落到今天这个下场都是你一个人造成的,知道吗?

  不不不!冷先生你误会了,其实所有的坏主意都是我徐姐怂恿二小姐参与的,二小姐还年幼不懂事,这

  才相信了我,冷先生请你宽恕二小姐吧。徐姐边将冷舞怜推到距离她胶原些的位置,边干脆将所有的错

  过都拦在自己身上。

  冷舞怜被动的被推远,冷瓷风根本就不个她解释的机会,眼泪不断顺着她美艳的小脸滑下,她所伤心地自

  然不是会失去个佣人这么简单,她只是太在意冷瓷风待她的态度,会怕因此而失宠。而心里,对纪未眠的

  恨意又增加了几分。

  纪小姐,你慢些别摔着。艾玛小跑跟在纪未眠身后,连她这个穿戴整齐的人走在通往小花园的鹅卵石小

  径都觉得费劲,可纪未眠穿着拖鞋竟然走的如履平地,艾玛不禁佩服起纪未眠的忍耐力,以及适应能力。

  冷瓷风听到艾玛的惊呼,冷瓷风英俊的脸上终于有除了冷峻之外别的表情,转身看着正站在小花园门口,

  服装随意,似乎连脸都还没有洗漱的纪未眠,他担忧的皱眉,有些疑惑的问:不是吩咐过让你吃完午餐

  ,洗漱完再过来吗?这会儿怎么着急就赶来了?

  纪未眠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倒在地上不断流泪的冷舞怜,以及跪着失去往日华丽风采的徐姐,她有些于心

  不忍:为什么要去惩罚根本就没有做错事的人?难道这栋庄园的规矩就是欺凌弱小?

  欺凌弱小?这个词我可以理解为你承认在过去的两个月,曾经被徐姐欺负过?

  冷瓷风看似打趣的反问,却让冷舞怜更为恼火,她用一种并不善意目光瞪着纪未眠,仿佛是在问:你敢

  来难道就是为了火上浇油的吗?

  可,纪未眠接下来的一番话却成功堵上她的嘴,我如果同徐姐比起来的话,年纪轻,身体好,哪里算得

  上是弱小?倒是鼎鼎大名的冷总裁您,如此轻易的就将别人给与你的照顾全盘否定,难道这不算是欺凌弱

  小?

  全场惊愕,冷瓷风皱眉,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而冷舞怜压根就没想到纪未眠赶来竟然是为了帮徐姐

  说话,徐姐更是没想到,她之前那样冷漠的对待纪未眠,可是她竟然能不计前嫌,最生气的是艾玛,她拖

  住纪未眠的胳膊,小声提醒道:纪小姐,难道你忘记之前徐姐如何对你了吗?你怎么现在反倒还替她说

  话啊!

  纪未眠向艾玛投去一记稍安勿躁的眼神,随后,在冷瓷风的注视下缓缓走到徐姐面前,语气挑衅:一般

  像某些家庭聘请佣人都是需要签订合约,尤其冷氏集团还在公众面前如此备受瞩目,相信当初也一定跟你

  们签订了合约才对,是不是?

  这个,是没错。徐姐回答的吞吞吐吐,因为根本就不知道纪未眠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那就好。听到徐姐的回答,她清秀的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之后她看似漫不经心的将一本关于法律的书

  籍扔到冷瓷风眼前,微笑着说:我国法律明确规定,在合同未到期之前雇主无权擅自毁掉聘用合同,除

  非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受聘用人员做出一些严重违反规定,或触犯法律的行为。

  结论呢?冷瓷风干脆摊开手掌,阴沉的嘴角带着微笑,他很好奇接下来这个小女人会玩什么把戏?

  结论就是,如果冷总裁执意要将聘用期未满的徐姐赶出这栋庄园,那我作为一名律师,会全程免费接受

  徐姐的委托,用法律来判定两位的对错!虽然明知道冷瓷风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可她也曾经被人残

  忍的压迫过,徐姐这种手足无措的感觉她最懂,因此真的没有办法袖手旁观。

  我替你出气,可你却为了曾经欺负过你的人来声讨我?冷瓷风从藤椅上站起,长腿几步就到她面前,就

  在众人都帮纪未眠捏一把冷汗的时候,他却仍就像昨晚那样,霸道的将她横抱在怀,不顾她的挣扎跟反抗

  ,就大步流星走进屋里。

  辞退徐姐的事暂且搁置,看她日后表现合约到期后再做决定。

  堂堂商界天才一代枭雄,竟然只因为纪未眠的三言两语而改变已经做好的决定,这时若是传了出去怕也是

  一代佳话。

  冷舞怜阴险的神情目送两人离开的背影,徐姐上前想要将她搀起,却被她冷冷的推倒在地,甚至不顾徐姐

  年迈的身体碰到藤椅的尖角,额头慢慢渗出血来,她长长的指甲在地面重复划出一道道狰狞的痕迹,她发

  誓,一定有天会将地上这些痕迹原封不动实现在纪未眠身上!

  你快,快放我下来啊。

  从小花园到屋里,一路上遇到在工作的佣人和保安不计其数,虽然大家都很有默契的装作看不见,可纪未

  眠也不傻,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冷瓷风这种举动在外人看来该有多害羞?

  可冷瓷风偏偏就是要将她抱在怀里,欣赏着她因害羞而染红的小脸,逗趣道:怎么,刚才在小花园当着

  大家面那股伶牙俐齿的模样怎么消失了?

  哪有?纪未眠赌气似得干脆扭过头去不看他,任凭他抱着她腰肢的大掌不断揩油,她小声嘀咕着:徐

  姐在如何说也是一把年纪,而且早就听别人说她很年轻的时候便进入到了这栋庄园,伺候冷老夫人,许多

  年都没有再回到故乡,你现在一开口就要将人家赶回家养老,这不就等于是要将她扔到大街上自生自灭嘛

  ,真是有够残忍的。

  冷瓷风根本就将她的小声嘀咕听得一清二楚,可还是故意提高些声音问道:你嘀嘀咕咕在嘟囔些什么?

  纪未眠恼,大着胆子不再理他,可她的理智虽然很争面子,可饥肠辘辘的肚子很已经先认输,冷瓷风拧眉

  ,望着发出声音的位置来源,冷着脸质问:你果然一口午餐都没吃就跑到小花园了?

  说来说去你才是罪魁祸首好吗?现在装什么大好人?

  她瞪着他,示意他将自己放下来,双脚再次沾到地面的她像个小孩子,蹭蹭蹭泡上楼梯,在确认冷瓷风并

  没追来后,她快速跑进房间,并从里面反锁,一切完成后才觉得稍稍安心了些。

  楼下,冷瓷风没去追上纪未眠并非是她跑的太快,而是口袋响起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他有些不耐烦的摸

  出电话,语气恢复一贯的冷冽:什么事?

  总裁,根据汇报,先前被咱们冷氏集团收购的L公司似乎有意要走法律途径,属下认为不管消息是否属实

  ,否该提前跟熟悉的法院和检察院那边打好招呼,您认为呢?

  其实这本只是一件小事,只要交给手下的秘书去到监察机构礼尚往来一番,就能很顺利地解决。更何况,

  L公司辉煌时期也只是一间小的可怜的三流企业,根本就没有办法跟冷氏集团这样在全世界顶级的大集团

  抗衡,这次闹出这种事情估计只是为了一个钱字罢了。

  可,他心里似乎闹出一个更有趣的念头。

  监察机构那边打招呼是自然,不过此次事件先不要交给公司御用的法律顾问,先交给我之前在你面前提

  到过的那间律师事务所试试看。

  冷瓷风的吩咐,让电话那头的秘书不禁打了个寒蝉,他有些不可思议的问:总裁您说的那间事务所属下

  曾经怕人打探过,虽然在民众中有些小名气,可毕竟不过是普通的小型机构,恐怕像这种会涉及到数千万

  的案件也没接过,真的能放心交给他们吗?

  不过只是几千万,我要的是胜诉的几率,如果那间事务所处理的结果令我不满意,到时候再交给御用法

  律顾问也不晚。

  冷瓷风说话时,用词的耐性很明显降低许多,秘书从很早之前便在冷氏集团工作,自然了解这种没耐性代

  表些什么?他恭敬的答应,便急忙挂断电话。

  而冷瓷风看着楼上纪未眠房间的位置,嘴角勾起一丝坏坏的微笑。

  不知道冷瓷风将自个关在书房都忙活些什么?纪未眠也乐得他不打扰的悠闲生活,一下午的时光就这样舒

  舒服服的在床上度过,艾玛时不时会短上衣两盘精致的茶点,有时也会趁徐姐不注意陪她聊聊天,总之,

  她过得也不错。

  翌日。

  纪未眠对时间很有概念,床前放的闹钟不过是摆设,在闹钟响起之前她已经起床洗漱完毕,艾玛在门外等

  候,就在她疑惑为什么今早来喊她的人不是徐姐,而是艾玛时,艾玛便忍不住急急地炫耀道:

  纪小姐,冷先生已经下令今后有关你的所有事情,都由艾玛来负责照顾,还升艾玛的职了哦。

  面对活泼开朗的艾玛,纪未眠一面也为她感到高兴,一面却有些担心徐姐,昨天在小花园冷瓷风分明答应

  过,关于徐姐的事暂且搁置,难道这么快就反悔了吗?

  似乎看出纪未眠的担忧,艾玛满脸笑容的说:纪小姐你人真的好善良哦,所以说善良的人才会被人欺负

  啊,季小姐你以后真的要很小心提防才行哦,不过徐姐的事你不要担心啦,虽然徐姐现在不负责照顾你,

  可她管家的职位还是没变哦,只是冷先生让她往后更多的照顾二小姐。

  原来如此。

  纪未眠的心这才舒服些,或许在外人看来徐姐是咎由自取,可纪未眠知道,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太护主罢

  了,一个是侍奉多年早已培育出感情的二小姐,一个是半路才出现身份卑微地位尴尬的陌生女人,换成是

  谁恐怕都会像徐姐那样选择吧。

  从楼上到楼下大概三十秒钟时间,艾玛不断欢呼雀跃的说着冷瓷风的好话,其中不乏他对纪未眠多好多好

  之类的,虽然纪未眠嘴里说没有,可心里听起来还是感觉暖洋洋的,忍不住开口问:艾玛,你说我上班

  之前是不是应该去跟冷总裁说一声?

  瓷风哥哥早晨六点就赶去集团处理业务,哪会有闲功夫等你啊!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一向对纪未眠没

  有好态度的冷舞怜,而她的身后,正跟着脸色有些苍白的徐姐,见到纪未眠后,她似是有话要说,可碍于

  面前的冷舞怜,她将那句道谢硬生生吞回到了肚子里。

  纪未眠也不愿太较真,毕竟昨天帮她也并非是为了听她说一句谢谢,可面对张扬跋扈的冷舞怜,艾玛却忍

  不住帮腔道:二小姐,你不能趁着冷先生不在家就这样对待纪小姐的,难道你忘记昨天冷先生的吩咐了

  吗?

  混账!你算那根葱竟然胆敢跟我这样讲话?冷舞怜狠瞪着纪未眠,一字一句是发自肺腑的咬牙切齿:

  纪未眠,我最讨厌你想现在的这种虚伪,只知道藏在佣人后面,背后收买人心帮你说话,你知不知道你这

  种行为会让我觉得多么恶心?就算瓷风哥哥在帮着你,可你也不打听打听,我跟瓷风哥哥是十几年的兄妹

  情分,你认为他会为了你真的惩罚我吗?

  说着,她炫耀似的抚摸着手腕一条宝石手链,冷哼着继续说:像你这种一出生就生活在穷人堆里的人,

  应该只在电视里见到过这种价值连城的首饰吧,可这就是昨晚瓷风哥哥送我的礼物,想想看,他能送一条

  这样昂贵的礼物给我,而你呢?打扮穷酸,恐怕连用的唇彩都是地摊上买的劣质货吧?

  冷舞怜在炫耀,这是在场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事,人人都知道她自幼嚣张放纵,虽然冷瓷风昨天曾经在小

  花园教训过她,可手腕那条价值不菲的钻石手链,却更说明冷瓷风对她的宠爱,相比较之下,纪未眠真的

  是个穷酸的存在。

  可那清秀的小脸上始终保持着倔强的微笑,仿佛那微笑是被纹上去的一样,不管遇到多大的羞辱跟苦难都

  不会消失,望着那条闪亮耀眼的宝石手链,她语气漠然:

  二小姐能够得到一条如此衬托气质的手链,说明冷总裁对您的宠爱绝对超过任何人,而我,却从来都没

  想过要跟二小姐您争夺这份宠爱,不管您相信也好,不信也罢,至于我价格低廉的化妆品,我向来使用这

  些东西都是挑选用的舒服自在,不会考虑价格,谢谢二小姐您的关心。

  接过艾玛递上的补汤,纪未眠一口气喝下,似乎忘记了苦涩,她嘴角依旧保持着那淡淡的微笑,迎上冷舞

  怜依旧毒辣的眼神,她说:

  就像您经常说的那样,我在这栋庄园没有任何地位,也不想有什么地位,顺利怀孕生下孩子之后我就会

  离开,而且绝对不会带走这栋庄园的一草一木,可是在我离开之前,还请二小姐您能让我过得尽量平静些

  ,只有舒服的心情才能尽快怀孕,而不是这一碗碗苦涩的汤药,这种尝试您也是知道的,不是吗?

  漂亮的回击!艾玛不仅都向竖起大拇指来夸奖纪未眠这场仗打的漂亮了。

  冷舞怜紧握着拳,她还想继续回击,甚至想扑上去撕烂纪未眠那张伶牙俐齿的嘴,可冷瓷风昨夜的训斥还

  萦绕在耳边,何况此时大厅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她只能作罢。

  纪未眠拿起包包准备去上班,艾玛小跑着在身边提醒说:纪小姐,冷先生昨天已经吩咐今后会安排一辆

  专门的车子接送你上下班,而且为了不让你觉得有负担,还让保安挑了一辆最普通的车子,我现在就去请

  司机开车到门口接你。

  大厅,在纪未眠离开后安静许多,冷舞怜在徐姐的陪伴下下楼,佣人已经将她的早餐端在桌上,趁没人时

  ,徐姐这才小心询问:二小姐,那条宝石手链分明是老夫人请冷先生捎回来的,为何你要故意说成是冷

  先生送的呢?

  徐姐!冷舞怜并没有直接回答徐姐的疑问,而是没好气的嘲笑道:我还在担心你会不会因为昨天那个

  女人在后花园帮你说了几句话,你就晕头转向分不清谁才是你真正的主人了,今早看你的表现,原来我所

  有的担心都已经成真,你也已经被那个女人收买了是不是?

  徐姐见冷舞怜生气,赶紧低着头解释:二小姐你误会了,我自幼看着二小姐你长大,也知道二小姐对冷

  先生的良苦用心,我帮你都来不及,哪里会做出出卖二小姐,倒戈向别人这种事呢?

  你知道就好!纪未眠就算再好终究也只不过是个外人,等生下孩子之后就得收拾东西滚出这栋庄园,徐

  姐你得分的清到底哪边有能力养活得起你才对。

  冷舞怜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嘴角分明是带着放肆的微笑,徐姐有些恍惚,她甚至有些怀疑这个正在跟他说

  话的人,真的还是当年老夫人带回来的那个,安静得有些内向的小女孩吗?

想要在线全章节阅读《如果可以爱你》,请点击>>> 《如果可以爱你》全文在线阅读

下载客户端畅爽阅读: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全文阅读二维码,直接长按扫描阅读哦!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