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时光
爱我最深的男人
爱我最深的男人 小说全本阅读

爱我最深的男人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2018-06-30 来源:本站整理

爱我最深的男人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爱我最深的男人》是郭老大大饭店所书写的现言类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我以为她已经忘了我,然後她又忽然出现了。“我──我来尽义务,顺便确定我的权利。”提着狗食罐头的手显得有些不胜负荷。

  

爱我最深的男人试读:

  我以为她已经忘了我,然後她又忽然出现了。

  “我──我来尽义务,顺便确定我的权利。”提着狗食罐头的手显得有些不胜负荷。

  我接过她手里的提袋,心里开始後悔,为什麽要将小狗送走。

  “披萨呢?”她的眼睛在门後搜寻。

  “寄放在一个朋友家,我要上课,还要到事务所打工,没办法一直照顾牠。”

  “噢!”她显然很失望,“你说过我有一半的权利。”

  “你也有一半义务。”我提醒她:“那天晚上你并没有履约。”

  “我跟我朋友出了车祸,他直到今天才出院。”

  “很严重吗?你呢?你要不要紧?”

  “我不要紧,不过他的脚上了石膏,得拿三个月的拐杖。”

  我松了一口气,只是上石膏,很快就又生龙活虎的。我可不想趁人之危,我也不想跟一个跛子竞争,我不喜欢胜之不武。

  “披萨寄放在那里?我可以去看看牠吗?”

  “我得问看看主人在不在家,不过,你跟拿拐杖的朋友请过假了吗?”

  “我想做什麽事是我的自由,我不认为我该得到谁的同意。”她明显的不悦。

  哦?这表示什麽?我跨近一些了吗?

  “走吧,我也不认为我们去看我们的小狗,需要主人在家。”

  张凯梅的家在景兴路上一栋公寓的一楼,前面还有一个小庭院,在寸土寸金的台北,算是很好的环境。

  她果然不在,张妈妈开的门,她狐疑的打量着赵徐徐,大概在揣测我们的关系吧!

  经过数日的调养,披萨不但健康,而且显得精神奕奕。

  “我可以养牠吗?”渴望的眼眸,竟让我感到沈醉。

  “我还可以拥有一半的权利吗?”

  “当然,一半权利,一半义务。”

  “那麽走吧!你还犹豫什麽?”

  回程她出奇的沈默,眉头轻锁着,彷佛受了感染,我也感到莫名的轻愁。

  第一次,我对女人感到患得患失。

  她的住处比我的宽敞多了。卫浴齐全,还有个可兼备厨房的小客厅,我说呢!有钱还是有很多好处的。

  她帮我泡了咖啡,然後抱起披萨坐在我旁边。

  浓郁的咖啡香弥漫全室,四周是奇异的寂静,我们彷佛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声,她轻抚着披萨的手也彷佛正拂在我的心口,我忘了我们才第三次正式见面,我以为我们认识一辈子了。我将手放在她的手背上,轻轻抚摸她的手背。

  她惊慌的抽回手,差点打翻了咖啡杯:“我──这咖啡很香,你应该试试。”她顺势端起咖啡,端着咖啡的手却在微微的发抖。

  我难堪的端起咖啡一口喝完:“夜深了,我该走了。”

  她跟在我身後,一副不知该说什麽的表情,我对她挥挥手,我也不知我该说什麽,我只好说:“再见!”

  回到租来的小窝,我颓丧的躺在床上,好像一切又回到原点,脑子挥不去的,却是那朵漂流的云....

  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沈思,是张凯梅。

  “你是什麽意思?要带走披萨也不告诉我一声?”她一副兴师问罪的表情,她很少用这样的语气跟我说话。

  “我早说过只是寄养,牠的主人迟早会来带走。”

  “牠的主人是谁?你的新任女朋友吗?”

  原来这句话才是她来的重点,我太熟悉她了,光闻呼吸声就知道她要的是什麽。我将她拉进来,滚倒在床上,然後含着轻蔑吻遍她的颈脸,企图将刚刚所受的挫折,一股脑发泄在她身上。

  她紧抱着我热烈的回应着,指甲几乎陷进我背部的肌肉里。我的慾念很快被引燃,我驾轻就熟的褪尽她的武装,横在我眼前的是熟悉的温柔春光。我让自己沈浸於春光中....但在情慾激荡中我仍不忘告诉她:“我们只是在做我们都爱做的事,没有责任,也没有任何承诺,OK?”

  “你真是个混蛋!”她咬牙切齿,却没有放松对我的拥抱。

  女人就是这样,为了爱什麽都可以不在乎,包括自尊!

  而我,也许真是个混蛋,但至少我是个诚实的混蛋!

  有好一阵子,我告诉自己不要再想她,花太多时间追求一个女人,实在不符合经济效益,但当在校园里看到她跟那个拄着拐杖的家伙走在一起时,我又动摇了。

  就在图书馆的门口,他不知在跟她说些什麽,她注意听着,竟没有发觉我正擦身而过。

  我很懊恼,那个愣头愣脑的书呆子,他凭什麽比得上我?

  我该就此放弃她吗?

  一天夜里,我终於忍不住在下班的时候,走向她的住处。

  她正送他出来,我站到暗处,直等他走远了,才去敲门。

  “忘了什麽吗?”她打开门,看见是我显得很意外,“我──我以为,我以为──”

  “你以为我不会再出现了,是吗?”我替她说,看得出来她很高兴我的来访。

  “是的,”她看着我,脸色变得有点苍白。

  “别忘了我有一半的权利在这里。”

  “一半权利,一半义务。”换她提醒我。

  “所以我来尽我的义务。”我扬起手中的狗食罐头及顺路买来的鲁味。

  “进来吧!”她又泡了咖啡。

  “你很喜欢喝咖啡?”

  “是的,不过鲁味该配酒,我有一瓶梅酒,是我小姑姑自己酿的,要不要嚐嚐看?”

  她拿出酒,替我倒了一杯。我们对看着,闻着浓郁的咖啡香与淡淡的梅酒香,她的脸又泛起红潮。

  “我刚刚遇见李建仁,怎麽那麽久了,拐杖还没取下?”

  “快了。”她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然後蹲下身抱起披萨放在我身上:“你瞧,牠长得好快。”她明显的不想谈他。

  但是我想谈,我好奇得要命,我想知道他们的感情到什麽程度了。是还在暖身,还是已经挥棒?又或者已经上垒得分了?

  我喝了一口酒,正想再开口,她已经站了起来:“走吧,披萨该上厕所了。”

  就这样我开始每天尽我的义务。

  我们总是一边溜狗一边聊天,我们谈童年、谈过去,谈将来,就是没谈到感情。我们总是刻意避开它,好像它正躲在深宅大院内,谁也没有勇气打开那道藩篱跨进去。

  披萨的厕所在马路上,她每天拿着报纸跟着我,只要牠拉下大便,她即包上带回。

  “马路上流浪狗一大堆,随处大小便,会差你这一小团吗?”一开始我很不习惯这麽守法,我也知道这个社会病了,人人都是便宜行事,但人是有劣根性的,一但你习惯了错的行为,你就会忘了它是错的。

  “流浪狗我无能为力,但如果每只家犬都在马路上便溺,马路很快就会寸步难行。我看过有人义务替流浪狗清理排泄物,你想,我们好意思增加他们的负担吗?”

  我细看着她,就好像我在看论语或圣经。人生的大道理我都知道,人生的小道德我也明了,但是一个喜欢念诗,喜欢上教堂,喜欢遵守生活礼仪道德的女孩,却让我感到不可思议,我以为好久没有人在意这些了!

  我不是个很有耐心的人,尤其是追女孩子,陪着她溜了一个多月的狗,我竟连她的手也没摸到,这件事如果让杨正文与郑进风知道,一定笑破了肚皮。

  我决定改变作战方式──没有追不到的女人,只有不懂得作战艺术的男人。如果你一直投直角球,忽然来一个变化球,嘿嘿!包管对方挥棒落空!

  周五,溜完狗,我不再绅士的告辞。

  “也许我们该去一些不一样的地方。”我说。

  她连犹豫都没有,更别说推辞,我早该这麽做的,柏拉图式的交往早已被淘汰,每天做同样的事,走同样的路,怎可能擦出爱的火花?於是我带着她几乎蹓躂了半个台北市。然後我们在我住处附近的啤酒屋歇脚。我叫了生啤酒。

  “我不会喝酒。”她怯生生的,没有披萨挡在中间,她的羞涩显然又回来了。

  “很简单,拿到嘴边倒进去,就行了。”我立刻示范。

  她噗嗤一声笑出来:“我是说我酒量很差。”

  她酒量果然很差,才半杯,就几乎舌头打结。

  “小姐,酒量差,也没差到这个程度。”我按住她的手。不想让她再喝。

  “你喝多少,我就喝多少,别忘了男女可是平等的。”她酒量还没学到,倒先学会了酒胆。

  “男女平等,酒量可不平等,知道我是谁吗?”

  她愣愣的看着我:“你不会是想告诉我,你是大陆来的间谍,或是卧底的警察吧。”

  “我只是想知道你还有几分清醒。”

  “刚好够知道你是谁。”她直视着我,带着点挑战意味:“对你来说,我只是你的合夥人,是不是?”

  她从没有这样子,是酒精给她勇气与热情吧!

  “没有商业利益,不算合夥人,我们只能算是共同管理人。”我放开按着她的手说。

  我替自己再倒了一杯酒。

  “我呢?对你来说,我还有别的意义吗?”我问。

  她端起剩下的半杯酒,一口一口慢慢喝着,她是不想回答,还是不知道怎麽回答?

  气氛有些诡异,她不知在想什麽,我则在揣测我在她心中的份量,是否已超过那个上了石膏的家伙。

  “有很多人相信宿命,”她放下酒杯凝望着我:“但是我们怎麽判断什麽是我们的宿命?离开还是留下?得到还是失去?”

  “宿命论其实是我们想逃避或亟欲追求的反射想法。很多事情我们可以控制的,如果我们放弃抗争,又羞愧於承认失败,归咎於宿命是很好的托词。而有些事情我们原本不必强求,我们却钻营争取,又羞於承认贪婪,归功於宿命,更是很好的说词。”

  “所以──”她垂下头近乎低喃:“失败的经营者,错误的决策者及出轨的恋情,都可以归诸宿命。”

  我喝着我的最後一杯酒,思考着她的话,我不是个惯於文诌诌谈话的人,我喜欢行动,喜欢追逐,喜欢直接了当!但是她带着点忧伤与歉疚的神情让我不知不觉融入她的情绪。

  我从来不相信宿命,我觉得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要不要追求这个女人,要不要喝完这瓶麒麟一级棒生啤酒,或者要选读什麽科系,要从事什麽工作,全都是我的自由意志,绝对跟宿命无关!

  “只有喜欢逃避责任的人,才相信宿命说。”我告诉她:“要忠於自己,服从自己的意念,抗拒只会增加过程的痛苦。”我相信她正困惑於进退之间,我也是;我懒得长期抗战,但又不甘心就此放弃,她异於我前些女友的某些特质深深吸引我,人都一样贱,轻易获得的,就不珍贵了!

  我送她回家的时候,她已经步履蹒跚,我半抱着她上床,如果她清醒一点,至少是刚好知道我是个会想要什麽的男人,那麽对她调情我会心安理得。但是她毫无戒心,像个婴儿般乖巧的躺着,我只好只亲亲她的额头,绅士般把她留给我们的管理物──披萨。

  差强人意的是我总算碰到了她的手,还亲了亲她的额头。

想要在线全章节阅读《爱我最深的男人》,请点击>>> 《爱我最深的男人》全文在线阅读

下载客户端畅爽阅读: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全文阅读二维码,直接长按扫描阅读哦!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