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时光
黑暗仙王
黑暗仙王 小说全本阅读

黑暗仙王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2018-07-30 来源:本站整理

黑暗仙王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黑暗仙王》是小妮子婆婆所书写的武侠类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傅月明蜷缩在洞口,全身野草覆盖,只露出眼睛看着天空的明月。树枝上的月亮就像玉雕的一样,在黑血窟中,他已经有八年没见过太阳、没见过月亮了,即使这两个月天天看,都觉得看不够,看不烦,依然觉得这是天下间...

  

黑暗仙王试读:

  傅月明蜷缩在洞口,全身野草覆盖,只露出眼睛看着天空的明月。

  树枝上的月亮就像玉雕的一样,在黑血窟中,他已经有八年没见过太阳、没见过月亮了,即使这两个月天天看,都觉得看不够,看不烦,依然觉得这是天下间最美的东西。也许是因为他叫月明,因而对月亮尤为钟爱。

  他已经在山里藏了整整两个月了,两个月时间,除了吃野禽野兔和村民的鸡鸭羊充饥,便藏在山洞里,用一颗能隐匿气息的珠子隐藏自己气息而防止被发现。

  两个月时间,他独自一人,身披野草,形如野兽野人,天为被,地为床,为的就是躲风头。

  他知道黑血窟的修士一旦发现他逃跑,定会用最严厉的手段对待其他帮他逃跑的人,同时会大范围搜寻,他知道这些人的手段,因此不敢乱走。

  每天,吃了生的肉和野果之后,他就是坐下看太阳,看月亮,听鸟叫,听虫鸣,听水流的声音,听山风吹过的呼号。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新鲜的,都是美好的,总之,所有外面的东西都是好的。

  十岁进黑血窟的时候他还懵懂,根本没留意世界有多美,这么多年煎熬,他长大了,出来之后才贪婪的观赏世界的美,好似这美景会被人偷走一样。

  呼他长舒一口气。

  这里不能待了,已经被人发现了!看着月亮,他心中下定决心要走,其实他早就待得不耐烦了,再待下去他怕自己会疯。

  但他又是谨慎的,出去的风险极大,一旦被发现,肯定在劫难逃,他死了不要紧,但他身上还背着自己的仇恨,狱友的仇恨,郑爷爷,铜头,杨大叔、万小仙伯伯等等等等,他们用性命帮他出来,就是为了他有一天能一起报了所有人的仇。所以他不能死,他要惜命。

  他又缩了缩身体,拿出一张破旧的布片,上面写着众人对他说的话,有让报仇的,有让还愿的,有让他看望某人的,有让他祭拜自己亡故父母的。这是珍贵的布片,每次看到他就想起那些大叔大爷,要不是他们的照顾,他早就死在里面了。他们省下口粮给他吃,替他干重活,帮他挨罚,教他知识,教他功法口诀,甚至帮他去死,那个洞他们挖了六十年,最后,却将等了六十年的机会让给了他,我们老了,死都无所谓,但月儿年轻,出去还大有所为。我们实力太强,恐怕目标太大,月儿逃出去的几率比我们大,机会给月儿吧。

  他每次想到这些,就想哭。但眼泪往往打个转就又忍住了,毕竟他已经大了,不是小孩子了,他要承担起责任。

  他记住的最后一句话是郑爷爷的,一直跑,别停,一直跑,跑到天涯海角!直到你有一天能摧毁掉整个朝雀,你就回来将这黑血窟毁了,给我们做坟墓。

  收起布片,他继续怔怔的看月亮,然后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两个月后,丰州城郊外。

  大风大雨,雷电交加,将郊外一片衰败的穷苦民居吹的更加风雨飘摇。

  狂风吹这暴雨将破旧的茅屋要吹倒一般,榆木窗被风雨打的簌簌作响,雨水汇成小流从屋前流过。这样的夜晚,无人出行。

  咔~的一声爆响,一道闪电撕裂长空黑云,将大地瞬间照的惨白一片。

  一道人影从中一闪而过,脚下水滴乱溅。

  随着闪电过去,他的影子迅速隐匿在黑暗中,然后再次疾行飞奔。

  几下点闪之后,他来到了一座破败的小茅屋跟前,茅屋里面有灯光,显然人还没睡。

  这黑影缓缓的抬起斗笠,露出一双明亮的眸子,是傅月明。

  咚咚咚~

  手指谨慎的敲在木门上,发出闷响。

  里面人似乎耳背,没有听到,傅月明再次敲了三下。

  谁啊,咳咳!响起一个老者的声音。

  傅月明没有回答,继续敲了下门。

  里面人愣了一下,似乎有些警觉,又问道:谁啊,这屋里只有一个糟老头,多年没人找我了,你报上明来,若是不认识,你就走吧!

  傅月明思量了一下,然后低低的说道:傅月明!

  那里面人一听,顿时沉默了,三秒后,木门被打开,傅月明警惕的一闪,进了屋。

  此时,土屋里残壁破窗,青灯断桌,还有一个铺盖着旧被褥的土炕,当真是家徒四壁。

  在门口,一个灰发老者,浑浊的眼珠,沧桑的老脸,佝偻的背,直直的看着他,当真是糟老头。

  这张脸如此苍老丑陋,但傅月明看到的时候,眼泪却漱漱滚落。这张脸,伴随着他走过生命最初的十年,曾经是他最亲切的人之一,多年未见,倍感心酸感怀。两人就这样直直的对视着。

  老者似乎看了许久才确定,声音沙哑,手颤抖。少,少宗主!是,是你吗?

  傅月明听了,重重的点了点头。秦伯,是我!是我!我是月明啊!

  月明,月明~老者布满老茧和青筋的手抚摸这傅月明的脸,年轻而略显粗糙的脸,虽然和八年前差别巨大,但眉眼间却分明是他最爱的那个孩子。

  秦伯!傅月明一下抱住老者,小孩子一样哭了起来。

  秦伯也心中激动,拍着傅月明的肩膀。少宗主,你受苦啦!能从那里跑出来,你真的受苦啦!

  傅月明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唯有忍不住的眼泪直流,把这么多年的心里和身体上的压力化作眼泪。

  老少两人八年之后再见面,顿时感慨万千,秦伯知道傅月明是从监狱里逃出来的,便很小心的出去看了一番,确定没人才将木门关好。

  月明,来,我先给你煮晚姜汤暖暖身子!秦伯说着就生火,为傅月明熬姜汤,同时一边询问情况。傅月明便将自己何时逃出来,在山里待了三个月才敢出来,出山之后走走停停一个月才到这里等事情告诉了秦伯。

  来,把姜汤喝了!秦伯端起一碗热姜汤,送到傅月明跟前,傅月明端着暖暖的姜汤,心中万分温暖,就像当年在宗内秦伯照顾他一样。

  喝了姜汤,秦伯坐在他旁边,将油灯挑了挑,灯豆发出昏黄的光。

  唉看着傅月明喝和姜汤,秦伯叹了口气。

  傅月明心头一突,缓缓放下姜汤,沉默了一阵,问道:秦伯,我到现在也没明白,东海长生宗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一夜之间就成了囚徒?还被送进黑血窟!

  听到傅月明的话,秦伯目光闪烁,看着青灯出神,似乎又回到了那惊心动魄的时光。

  你当年太小,还不清楚情况,其实我也不知道太多,但却知道让东海长生宗被灭,让你爹被抓,让你进黑血窟的元凶!

  谁?

  贺百年!

  贺叔?傅月明一愣,贺百年曾经是东海长生宗副宗主,他一直叫其贺叔。

  别叫他贺叔,他就是一头畜生!

  什么?

  东海长生宗是四等宗门,也算是一方巨擘,能那么快被连根拔起,高手死伤殆尽,都是因为他!这个太极谷的奸细!

  太极谷?

  嗯,如今是三等宗门,实力笼罩整个朝雀东南部,当年太极谷一心要吞并东海长生宗,但却苦于大日月联盟的发布的明域宗门家族不得私自残杀吞并同道的规矩,因此派遣奸细贺百年打入东海长生宗,安排其和暗域修士接近,最后诬告东海长生宗和暗域魔道修士有联系,从而直接被朝雀皇帝批准灭门吞并,这才导致东海长生宗的覆灭。秦伯咬牙切齿的说道。

  竟然是他!

  是,在你爹被抓,生死不明之后,他就成了临时接管,最后直接将残存的东海长生宗并入了太极谷,现在他是太极谷的四大副谷主之一。也是皇帝亲自颁旨册封的银袍大国师!混的可是风生水起呢!这一切都是站在东海长生宗覆灭的基础上。八百年的气运啊!就葬送在这小人手中了!

  傅月明听的咬牙切齿,眼中寒光爆射,恨不得生啖其肉,他一直不知道这无妄之灾的源头,原来竟然是内奸和外地呼应。

  可怜宗主当年还把他当结拜兄弟,力排众议让他当副宗主,他就是这么报答宗主的!造孽啊!秦伯痛心不已。他在傅家当三等管家,服侍了两代宗主,东海长生宗对他恩重如山,因此提起贺百年,他也痛恨至极。

  我一定要杀了他!傅月明冷冷的说道,眼中如同藏着一把尖刀。

  唉,月明啊,你别冲动,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他是神通境炼精期后期修士,实力非同小可,傅家就剩你独苗一根,可不能再绝了。秦伯看到傅月明能杀人的眼神,顿时一个激灵,冷静下来说道,生怕傅月明做什么傻事。

  傅月明没有说话,唯有眼中寒光闪闪。

  我爹我娘呢,你知道他们在哪吗?

  秦伯摇了摇头。不知道,你爹我当年亲眼见到被四个高手围攻,但你爹实力强大,他们一时难以奈何,那时众人都还没料到奸细是贺百年,因此你爹和贺百年联合退敌,被贺百年背后猛攻,才被打败抓走,也是那一掌,才让我们知道背后的奸细是他。你爹自那次之后我就在没见过,但听过不少谣言说是直接送到帝都杀了,或者说送去了黑血窟。

  我爹没在黑血窟!我待了八年,没见过他。

  那秦伯将后面的话咽了下去。

  我娘呢

  我不知道,只听说你爹被打败之后,贺百年带着一群人冲到后园,一夜之后才将你娘带走!下落不明,但你娘实力很弱,落入他们手中,必定唉!

  傅月明紧咬牙关,想起贤惠美丽的母亲,一直关心关爱他的母亲,眼中泪珠打转,在油灯照耀下微微闪烁。

  随后秦伯又主动说起了以前东海长生宗的故人,大多死的死,逃的逃,最后还有一小撮没骨气的跟贺百年一起进入太极谷,也混了三品国师当着。

  大长老呢?傅月明突然想起来,大长老是东海长生宗实力最强的坐镇长老,那个慈祥而富有亲和力的老爷爷,傅月明印象里最神秘又最可爱的老人,总是挂着老顽童一的笑,还喜欢吹葫芦丝,吹起来就手舞足蹈,实在让人难以想象是一位神通境元凝期的大高手。

  大长老被太极谷高手围攻,因为太极谷的行动有皇帝官方支持,所以高手众多,甚至有大内御修参与,大长老奋力激战,最后逃是逃了出来,没过一个星期,因为受伤极重,加上心中郁结,最后,最后也郁郁而终了。秦伯说着,心中长恨绵绵,一时间感叹不已。可怜他一代豪杰,死的时候连口棺材都没有,在荒山下挖了个坑就埋了。

  傅月明听到这么多悲剧,一时心情沉重至极,最后才问道了自己最想问,却一直痛的不敢问的人,她她呢?他听到自己的声音竟是颤抖而沙哑的。

  她?秦伯一怔。随后想起了傅月明说的她,看着傅月明,眼神里蒙上一层绞痛。

  你说妙雨吧!秦伯叹了口气,妙雨,妙雨据说被卖到青楼了

  什么!傅月明猛然拍桌而起。

  左妙雨是大长老的孙女,和傅月明青梅竹马,两人还定下了娃娃亲,感情自是很深。

  卖到,哪,哪里了?他的声音继续颤抖。

  秦伯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以后你可以找一找,或许,或许还能碰到。

  傅月明一怔,脑海里回响起左妙雨的那一声甜甜的傅娘子~我亲爱的娘子!哈哈~长的真俊俏,跟大官人我走吧!保准吃香的喝辣的!

  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左妙雨总要当相公,让傅月明当娘子,玩调戏,捉迷藏,和宗里一堆孩子一起玩,那是一个活泼开朗,如火一样热烈,如玫瑰一样诱惑,如朝阳一样生机的女孩子,在两人懵懵懂懂的知道什么是爱情的时候,却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打断了。

  他想起了一次在私塾读书,读到诗的时候,突然心中一动,最后将这首诗的四句写在纸上送给左妙雨,上面写着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如今却都成了一片昏黄的破碎的回忆,蒙上了无尽的仇恨和怒火。

  傅月明嘴角突然勾出一抹微笑,咬牙切齿的笑着,笑的有些神经质,生硬的从喉咙里挤出沙哑苦涩的声音。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想要在线全章节阅读《黑暗仙王》,请点击>>> 《黑暗仙王》全文在线阅读

下载客户端畅爽阅读: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全文阅读二维码,直接长按扫描阅读哦!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