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时光
穿越最强医妃
穿越最强医妃 小说全本阅读

穿越最强医妃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2018-06-30 来源:本站整理

穿越最强医妃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那是她们的事。”洛轩真想一脚就踹到易岭的身上,刚才还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这会儿又表现得如此的大方,这明明就是看出了我不打算看,才说这么漂亮的话。

  得到了主子的赦免,易岭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哼,我就要看看你主子,什么时候终于按捺不住了,也开始给苏晓悦小姐写起信来。

  旁观者还是比较清的。虽然洛轩皇子和苏晓悦小姐一直都在怄气,但是,在易岭看来,洛轩皇子对苏晓悦小姐,肯定不是那表面上的意思。

  至于两个人之间的事,他是个下人,不说比说了要好。更何况,主子的婚姻大事,或许还需要皇上的恩准呢。

  我一个奴才,嘴太多了,分分钟要了我项上的人头。

  不过,现在看到主子那种焦急而又略显无奈的样子,易岭还是觉得蛮高兴的。

  等他把信寄出去之后,那个小二陈平凡假装着给他们送开水,已经在客栈里和主子洛轩聊开了。

  “这两年那个太子曾经来过这里两次,每次都是假装着来这里巡查,但是,我相信没有这么简单。”

  “太子来过?”易岭立马就开始警惕起来,“要是他知道我们这次也来这里的话,会不会派人来把我们再次暗杀?”

  想起那次要不是因为有苏晓悦小姐的话,自己就已经给毒药给毒死了,洛轩就又再次想起苏晓悦小姐的好来。

  “现在我对太子已经没有什么威胁,他应该暂时不会对我有所行动。”洛轩这次的任务完全不一样,还有一个方面,那就是太子的妃子现在看来,应该是李茜无疑了,有了李茜的帮忙,太子的实力也比原来要增强好多了。

  还有,这一次苏凯胜将军并没有跟随自己来,这边关大漠的,这么远,自己也没有带兵出征,有谁会傻到认为七皇子会对太子有什么企图?

  “不过,我还是希望苏晓悦小姐能够在我们身边,这样,要是太子再使什么坏,我也不怕啦。”易岭表现得就像个缺少保护的小孩一般,让七皇子听了,实在为之气结。

  他这是不提苏晓悦小姐,就要死的节奏吗?

  “易岭,你干嘛又提什么苏晓悦小姐?”洛轩皇子厉声质问,现在一提苏晓悦小姐,他就有种想要再次冲回皇宫的冲动。

  “我……我只是念着她的好罢了。”易岭假装无辜的回答说。他这哪是在念着她的好,明明就是在不断的刺激洛轩皇子的神经。

  允舒这边,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能这么快就接到易岭寄回来的信。掐着手指头算了一下,他们出去,也才不过五天嘛。

  看来,这信,应该就是在半路上写的。

  先自己看了一下,大概也就明白三分之一的意思。一个字一个字的问苏晓悦,那肯定不行。

  “姐姐,姐姐。”苏晓悦正在加紧对药材的分类工作,眼看着应该再过一个星期,就可以完成这部分的工作了。

  到时候,自己就可以跟允舒一起回到将军府。虽然自己想法赚个铺面的理想会落空,但是,即便是啃老,苏晓悦也打算先把仁生堂开起来,然后等赚钱了之后,再慢慢的还给爹爹。

  这是她的人生准则,尽量不做一个啃老族。

  “有什么事情自己解决不行吗?”苏晓悦头也不抬,更何况,她并不做知道允舒是在看易岭寄回来的信,还以为她也跟她一样,正在做着与药材相关的工作呢。

  允舒踏着碎步往苏晓悦那边走去,“姐姐,七皇子他们把信寄回来了呢?”

  “七皇子?洛轩?”

  “是呀。”苏晓悦把手中的信递到了苏晓悦的眼皮底下,“这就是,刚刚我才从信使那里拿回来的。”

  “写给我的?”苏晓悦只觉得心里一紧,亏自己在洛轩皇子出发的时候,还对他那么多的抱怨,现在,他不但给自己送了笔,为自己画了画,还自己率先低下头给自己写信,这心能平静得了吗?

  “是……是易岭。”听见苏晓悦姐姐问这句话,允舒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回答说,都怪她一直都把易岭和洛轩皇子两个人变成差不多一个整体了,所以,本来是自己的信,允舒也理所当然的想成是易岭和七皇子两个人一起写回来的。

  “易岭又不是写给我的,我看什么看?”苏晓悦刚才还雀跃的心,瞬间就跌到了谷底,看来,洛轩皇子送那支什么笔,只不过是炫耀自己的能力比自己强而已。

  至于那些画,只是他觉得应该为陈国做点什么,当时自己不是叫皇上用权力去压制他,叫他一定要给自己画画的吗?

  他并不是真心的想要帮我的,要不,怎么到他要走了,还没有给我看呢?

  原来的所有的美好想象,因为易岭的这封信,全都给完全推翻了。

  跟允舒说话的口吻,也变得有点不自然起来。看自己,人生有多失败,跟一个丫鬟比,都逊色不少啊。

  “可是……姐姐,我读不懂。”允舒再次艰难的开口。

  “要我帮你读?”虽然心情不好,但是还是怀着那么一点希望,或许,里面易岭有在洛轩皇子的要求下,也写一些他自己的话给我呢?

  只是他自己不好意思写出来罢了。

  该死的,自己对洛轩还是怀着憧憬的。苏晓悦在心里面骂了句自己说。

  允舒点了点头,“我只读懂了他说到了一个叫‘云淡风轻’的酒楼,还叫我好好的照顾好你,剩下好多地方看不明白。”

  苏晓悦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应该算是允舒的第一封情书了吧,居然要我这个当姐姐的帮她解读,要是在现代,不再知道哪些同学会拿着这么一封信,怎么样的挑刺儿呢?

  呵呵,目的不为别的,就是想要敲一记竹杠而已。

  有这种情书,整个宿舍里就会像过节一般的。

  苏晓悦差点就一直沉湎于对过去的回忆中,要不是允舒接连喊了她好几声的话,她或者还没从过去的美好中回过神来。

  “好吧,我帮你读读看。”允舒把手中的信纸摊开。易岭的字看着还不错,跟自己的有得一比。

  开头的称呼,易岭竟然用了个“允舒妹妹”。看来,古人都喜欢用妹妹来称呼自己喜欢的女人呢。

  苏晓悦一句一句的往下读,可是,等到自己读完,也没有看到易岭提一句自己,更没有说到洛轩皇子跟他的这一路旅程中,有没有谈起过自己。

  就说了些沿途的景色,然后还说了看到允舒给自己准备的那些小点心救了他的命,就连洛轩皇子有没有吃,里面都没有提及。

  更没有告诉允舒说,洛轩皇子是不是跟他一起在那个叫云淡风轻的旅馆里,只说他们大概会在旅馆里停留好几天,然后继续往边疆出发。

  到信的最后,易岭还特别的交代苏晓悦说要好好的吃,好好的睡,当然,还要好好的学习。

  更让苏晓悦失落的是,易岭说,要是有机会的话,他会找个时间,让允舒和自己的一个下属一起,到这个叫云淡风轻的旅馆住上那么几天,然后可以感受一下这个叫“五陵”的小镇的风情。

  全都读完,苏晓悦没看见易岭提到半个字自己,也没有提到那个没心没肺的洛轩皇子是否想起过自己,即便是骂几句自己的话也没有。

  允舒听苏晓悦把这封信读完后,一脸的微笑,不过,又带着一丝不解问:“怎么没有提到洛轩皇子?洛轩皇子呢?哎呀,这个死易岭,该不会是让洛轩皇子自己先到边关去了吧?”

  苏晓悦的失落虽然比起允舒来,要低落千百倍,可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望,她也不得不接着允舒的话说:“易岭的信只是告诉你他的行踪,至于洛轩皇子,他何必要跟你说呢?是不是?”

  “可是,易岭他笨呀,你想想,我们在一起生活这么久了,怎么会不担心洛轩皇子?小姐,你帮我回一封信给他,我要问问看,洛轩皇子现在究竟在哪里?”

  “要写你自己写,我可不帮你写。”心情又不好,还叫苏晓悦回信,要是允舒要问洛轩什么什么的话,会不会让那洛轩看了误以为我苏晓悦有多想他似的。

  哼,我才不要写这个。我还要告诫允舒说,写 这封信,就要像易岭的这封信一样,一个字也不能提起我。

  再说了,这封信或许就是洛轩皇子的授意下写的,也或者就是洛轩皇子写好的,然后才叫易岭自己抄下来寄回来的,要不,怎么连个“七”字也没有呢?

  按照道理说,这两个人就像我和允舒一样,一定是形影不离的才对。怎么会在易岭干的每一件事之中,全都没有他七皇子的影子?

  “小姐,你就帮我写嘛,好不好,好不好?”允舒也用起了磨人功。就连那嘟起来的嘴唇,也像极了一个正撒娇的小女孩。

  作为一路带过来逐渐在自己眼皮底下长大的相依为命的妹妹,苏晓悦再也无法说出“不写”那两个字来。

  算了,写就写,我还怕你个七皇子不成。我要写的话,这封信暂时先不写我,我也让你七皇子心痒痒,但是,要是下一封信还没有丁点我的消息的话,哼,我就要借允舒的口,骂你个狗血喷头。

下载客户端畅爽阅读: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