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时光
豪门得宠小娇妻
豪门得宠小娇妻 小说全本阅读

豪门得宠小娇妻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2018-06-30 来源:本站整理

豪门得宠小娇妻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酒店里,洛缨漓头痛欲裂,四肢乏力,明显宿醉后的症状。

  她动了动身子,想舒展筋骨,却不料碰到了什么东西。

  眯眼一看,一个陌生男人。

  “啊,”她猛地起身,叫出来,掀开被子一看。

  她最讨厌的419居然发生在自己身上了,这是她前22年从未设想过的事,就这样毫无征兆地发生了。

  可怕的是,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来到这里的,更不清楚这个男人是谁。

  她还来不及大哭一场感伤自己的清白被毁,脑海里只想着快点离开,免得到时候尴尬。

  但身旁的男人却时机不对地醒了,一双乌黑有些迷乱的眼睛对上了洛缨漓受惊的眸子。

  男人的眼中有几分浑浊,显然也是宿醉的模样。

  他努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洛缨漓积满泪水的大眼睛。

  洛缨漓以为他会像自己一样惊讶地叫起来,但他却没有。

  即使是看到现状,理清好思绪后,他都没说过一句话。

  他的这一举动不禁让洛缨漓心中起疑,或许他就是故意想发生关系的,他就是意有所谋。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却无情地推翻了她的猜想。

  华天大酒店,总统套房内。

  洛缨漓与陌生男子对着坐在沙发上,一个身穿西服的男子和一个保洁阿姨模样的女人站着,活脱脱一个审讯现场。

  “boss,保安处说昨天的监控录像坏了,无法查看昨天的真实情形,但这位清洁员工称自己有目睹到昨天发生的事。”

  洛缨漓听到这话,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儿。

  昨天她喝断片了,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会不会是她主动将人家推倒,然后那啥……

  她完全不敢再继续想下去,只是在心里一个劲的懊悔昨天喝了酒。

  “我昨天刚好在这楼层打扫卫生,就看到这姑娘一个人喝醉了,跌跌撞撞地在走廊上走。我本想过去帮忙扶着的,但是这姑娘就已经进了这个房间。我以为她是住在这房间,就没管就走了。”

  保洁阿姨的话像火一样,烧地洛缨漓脸一阵红。

  只顾发泄的情绪的洛缨漓断然不会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

  与洛缨漓的脸红尴尬不同,沙发上坐着的男人听完后倒是一脸冷静。

  “华西,她怎么会有我房间的钥匙?”男人的声音清冷疏远,有些高贵与孤傲在其中。

  洛缨漓听到男人开口说话,这才抬头看着男人,打量着他。

  深邃的五官,轮廓线条分明,说不出的帅。举手投足间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王者风范,高贵而又不做作。

  “我猜想,应该是昨天boss你喝醉后,把你送回酒店的人没关好门,这位小姐便轻易进去了。”这个名叫华西的男子大做猜想。

  只是沙发上一直在旁观的洛缨漓再也按捺不住,出声为自己挣回一点面子。

  “放心好了,我不会要你对我负责什么的。我不会太当真,你也别太当真。”

  洛缨漓的话旁人听了去觉得这姑娘挺开放的,挺大度的。天晓得,她说这话鼓起了多大的勇气。

  刚才保洁阿姨的话已经很清楚了,这件事就是她喝醉酒的错,怪不得任何人。

  都是她自作自受,都是她活该。

  听到洛缨漓的话,男人并没有发话,只是那双深邃的如黑海的眸子一直盯着洛缨漓看,惹得洛缨漓浑身不自在。

  “真的不用我负责?”男人确认道。

  “不用”说完,洛缨漓起身便向门口走去。只听到男人清冷的嗓音在身后响起,但她却没有停止脚步。

  “我叫南瑾天,要我负责就来找我。”

  ……

  走出酒店时,洛缨漓再也无法伪装坚强的外表,两行泪水从清秀美丽的脸颊滑过。

  女孩子的清白就这么毁了,她感到很委屈很委屈,而且还不能找人要个说法。

  她在人来人往的马路旁,蹲下身来抱着头不可遏止地哭泣着,周围的路人经过时都纷纷投向好奇的目光。

  总统套房里,男人一直站在落地窗前盯着地面上哭泣的姑娘看,眉皱成了川字。

  身旁的华西见了,在一旁问。

  “真的不用采取什么措施吗?”

  “不用,时机未到。”

  男人小口啜饮着咖啡,下号施令。

  洛缨漓不知道在路上漫无目的地走了多久,她就是不想回家。

  这事要是让洛世天夫妇知道了,那又是一场恶战了。

  她发消息给秦月说自己去朋友家住,不回家了。然后又迈步去找闺蜜古沁,搞清昨天的事。

  “昨天,你喝醉了,吵嚷着不肯回家。我们就计划着把你送到酒店休息,但是到了酒店后,你硬是说你没醉,要自己一个人走。当时我也接到了家里的电话,有急事催我回去,我看你没事,而且也已经到了酒店了,我就回家了。怎么了,没发生什么事吧?”

  古沁的一番话让洛缨漓彻底接受了现实,她确实做了酒后所有不该做的事。

  走错房间,上错床…

  “没事,睡吧。”

  她不太想将这件事说给人听,即使是她闺蜜。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几率这么小的事居然在自己身上发生了,洛缨漓的心情此时很沉重。

  睡前,她便向睡神许了个愿,希望自己不要再这样衰下去。

  但是谁说的,梦境往往与现实相反。

  现实一巴掌扇醒了梦中的她。

  在古沁家混吃混喝了几天后,她便打算离开回家。

  刚出古沁的小区,远远地就看到了洛世天夫妇。

  一副怒火冲天的样子,洛缨漓心里不知怎么有预感,有大事要发生。

  果然,洛世天看到从小区门口走出来的洛缨漓,一个马步冲了过去。

  人还未站定,洛缨漓一声爸还没喊出口。

  “啪”响亮的耳光刺耳的冲刺着洛缨漓的耳膜,顿时感到脸上火辣辣地疼。

  “你个放荡的女人,我就是这样教你做人的吗?洛缨漓,我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洛世天指着洛缨漓的鼻子气急败坏地骂道,身体还在发抖,不难想见生气的程度之深。

  洛缨漓从小反应就不怎么快,但不知为何,她听到洛世天说这话时,立马就联想到了昨天那事。

  这几天一直在古沁家待着,只顾追剧,两耳不问门外事。

  她想来那个男人一看身份就特别尊贵,不会去恶意传播这件不怎么光彩的事。

  那就只有那个保洁阿姨了,对,肯定是。

  “你个姑娘家,怎么能这么不自爱。要不是你姑姑的一个朋友在华天酒店工作,你姑姑担心你跑来告诉我们,你想瞒我们到什么时候。”秦月也跟上来,指着洛缨漓说教。言语之中不难听出几分赤裸裸的嫌弃与鄙夷。

  秦月的声音很大,又由于是清晨,有很多人锻炼。

  这么一幕吸引了很多围观群众,洛缨漓此时眼里积满了委屈的泪水。

  洛缨漓的父母洛世天和秦月夫妇是w城有名的外科医生,两个人都是高级知识分子。所以洛缨漓从小家教甚严,被灌输女孩子应当洁身自好这样的思想长大。

  由于洛世天夫妇在w城是很有名望的人,非常注重外在形象。

  尤其在意家庭方面的和睦,所以落家在外一直营造着家庭幸福美满的表象。但洛缨漓却深知这个家庭的裂痕,这个裂痕在她六岁那年刻下。

  那时候,洛家是真的和睦美满。那时候她的弟弟洛克还在,一家四口和谐美好。

  但一切的美好在洛缨漓六岁那年洛克出车祸时戛然而止,洛克的死被交警认定为是车祸意外,但洛世天夫妇却认定是洛缨漓的失职,没有看好自己的弟弟。

  然后之后十几年洛缨漓在洛家出于着被忽视的状态,过早的失去父母的疼爱,造成她如今极度敏感且自我防范意识极强的性格。

  面对如今父母的指责,洛缨漓死死地忍住泪意,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但始终没有落下来。

  这时,几辆豪车停在了这个小区门口,明显与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显得十分突兀。

  从车上下来几个西装革履的人,戴着黑墨镜有几分保镖的架势。

  朝洛缨漓这边走过来,气势汹汹。

  “洛先生,秦女士还有洛小姐。我们南先生想请你们喝茶聊洛小姐的事,公共场所不太方便,请你们随我来。”

  洛缨漓听到熟悉的声音,抬起头来。果然是昨天那个男人身边的人华西。

  “什么南先生,我们不认识。这是我们的家事,外人插什么手。”洛世天不耐烦地怼了回去,连摆手让华西回去。

  “南先生说洛小姐已经是她的人了,他自然要管。另外,你应该是认识南先生的,南先生有在上次医院大厦的落成典礼上露过面。”

  原本洛世天听到华西的前一句话,想要大发雷霆。但听到之后的话时,则感到了一丝害怕。

  南先生?莫非是那个让人都景仰畏惧的南瑾天?

  “是南瑾天总裁吗?”洛世天声音有些发抖地试探性询问。

  “正是。”

  无疑,华西的话给了洛世天非常大的打击。他有些站不稳地往后退了几步,眼里布满了恐惧。

下载客户端畅爽阅读: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