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时光
巫蛊情纪
巫蛊情纪 小说全本阅读

巫蛊情纪主角殷珞沐挽辰最新章节阅读

2018-07-06 来源:本站整理

  《巫蛊情纪》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殷珞沐挽辰之间的故事,殷珞来到了一个从来没有去过的山寨,莫名其妙的被人下了蛊,还有人对她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她表示想回家。

巫蛊情纪by见字如面最新章节阅读

小说介绍:

  一场善行,发现传说中的桃源仙乡、竟有千丝百毒。一夜惊梦,神秘男子给我留下剧毒烙印,要我成为他的容器、他的剑鞘、他的妻子……

第1章 逃 

  我从没想过,居然有一天会被痛醒。

  一阵尖锐的疼痛从小腹传来,痛感漾开到四肢百骸,让我猛地睁开了眼,手脚条件反射的挣扎。

  “——别动。”耳边立刻传来一声低沉的警告。

  别动?

  我努力让视线恢复,看清自己身上的人影。

  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正压在我身上,我的双手被他扣住,双腿被分开、他的膝盖压住腿根,我根本动弹不得。

  而他的衣襟微微敞开,昏黄的灯光下,一片蜜色的肌理与我近在咫尺、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小腹贴到了他的皮肤。

  天呐,这姿势……

  我被强X了?!

  这念头仿佛晴天霹雳,不停在脑海中回荡,让我的太阳穴钻心的疼.

  我张了张嘴,想喊,却发现喉咙火烧火燎,只能发出喑哑的低吟。

  好痛啊!他在干什么?我的小腹痛得好像被剖开了一般——女人的第一次会痛成这样?

  我现在脑子如同浆糊,还被剧痛刺激得头皮发麻、眼泪狂飙而出,却无法喊出声来!

  极度疼痛和恼怒之下,我转头狠狠的咬了他的手臂一口。

  他的手臂一紧、肌肉紧绷,我感觉自己都快咬得见血了,他居然连呼吸都没打乱。

  这男人……好可怕。

  眼泪糊住了我的睫毛,我睁不开眼,但他的气息就在咫尺,压迫感铺天盖地。

  他沉默的贴着我的小腹,那灼热的体温如同火上浇油,让小腹的疼痛扩散了无数倍。

  剧痛,还不能喊出来,这简直要命!我仰着脖子拼命摇头,全身都是细密密的冷汗。

  不知过了多久,我觉得自己快要活活痛死,他突然松开了我的手,低声自言自语道:“……结下了。”

  结下什么?我听到他这话,拼命睁开眼睛往下看去。

  他起身离开了我的身体,衣襟散开,我恍惚看到了他的下腹部,差点没羞耻得晕过去。

  我痛得四肢发软,脸上分不清是汗水还是眼泪,我拼命抬起头往下看去,有红色的血出现在腿根处。

  完了,我真的被他……

  不仅如此,肚脐下方还冒出一个珍珠大小的颗粒,表面圆润光滑,昏黄的灯光下泛着莹润的色泽。

  这是什么东西?

  我想伸手去碰,刚一动,肚脐下方、连带着下半身就传来一阵尖锐的痛。

  我痛得蜷起身子,蒙面的男人将一件衣服丢在我身上,语气阴沉的说道:“痛也要熬着,天亮之后,你若活不下来,我就亲手葬了你。”

  ……

  …………

  是日不宜,地发杀机。

  邻近省份发生了地震,我奉老爹的命,背着药箱去支援,谁知开车在路上遇到余震,被一块滚落的大石头砸扁了引擎盖,吓得我一身冷汗。

  车子没法开动,我只好沿路给几位受了伤的灾民处理伤口。有一位路过的年轻人说前面有安置点,让我去那边帮忙。

  这种时候大爱无疆,到处是暖心的举动,我热血冲头根本没多想,背着药箱就跟他走。

  年轻人的普通话带着些地方口音,言辞很有礼貌,我压根没想到他别有用心。

  在等候救援车辆通过时,他递给我一瓶水,我当时又累又渴,忘了检查瓶盖是否打开过。

  喝了水之后没多久就眼皮沉重,迷迷糊糊之间,看到那个年轻人在翻我的包包。

  ——我这是,被坑了。

  在我意识到这个问题时,已经四肢麻木的倒在地上。

  年轻人翻出我的证件,看着我低声狞笑道:你叫殷珞?哈哈,细皮嫩肉、盘靓条顺,这臀儿又圆又翘,应该好生养吧?

  好、好生养?他不是劫财啊?!

  ……都怪我爹!

  莫名其妙的说什么让我多行善事、多积福德,才能得到天尊庇佑,以后才能化险为夷、平安喜乐。

  呸,若不是他逼着我来救灾,我怎么会遇到这种事?!

  我一个学生,在家里帮着煎煎药还行,居然让我出门行医?就不担心我遇到危险吗?!

  莫非,我爹觉得殷家的报应要来了,所以才一天到晚把积德行善挂在嘴边?

  殷家……

  我家里那点儿生计就跟“阴”撇不开关系。

  小时候,我不知道家里是做什么的,满耳朵只听到什么道门玄医,尸毒阴毒、定魂受惊、祛邪散晦、益寿延年……我家长辈既学道、也学医,家里产业就是一间不起眼的医馆,只是治疗的对象比较古怪。

  跟生人打交道多,跟阴人打交道也多,权贵富豪、圈内法师经常来光顾。

  时不时的,还得“医”些阴人。

  这样一个家族,在别人看来是福德无量,其实呢?

  某种程度上,我们也打断了“天理循环、报应不爽”这个规律,所以老爹行医非常谨慎,不轻易接受委托,尤其是涉阴的事儿他尽量不沾。

  可毕竟待在这个圈子里,不可能不沾,来求医的人也舍得花费金钱。所以我家家底殷实,族中子弟、门下弟子也不少,大多从事相关行业。

  跟所有需要继承人的家族一样,我家也需要继承人,可我这一辈,本家就只有我和姐姐两人。

  我爹说自己这辈子最大的福报就是有两件小棉袄,好好培养女儿接班就够了。

  ……还福报呢?

  如果真有福报,为什么我现在躺在冰冷坚硬的石板上,发着烧还衣不蔽体?

  我艰难的熬到疼痛暂时消退,费力的掀起眼皮偷看——那男人不在房里?

  想到这点,我忙挣扎着从那冷硬的石板上滚下来,踉跄扑到最近的一扇窗,猛地推开——暴雨倾盆。

  狂猛的风夹着雨滴打在我脸上,耳边响起鬼哭狼嚎般凄厉的风声。

  ……这是哪里啊?

  远处那些幽幽晃动的光芒是鬼火么?

  在我茫然无措的时候,那男人如同鬼魅般出现在我的身后,危险的气息拂过我的耳廓——

下载客户端畅爽阅读: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