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时光
刺客残月
刺客残月 小说全本阅读

刺客残月小说最新章节 刺客残月全章节目录在线阅读地址

2018-10-12 来源:本站整理

金世安拼劲全力跑回家,却发现家门口已经站满了官兵,他们呵斥着金家下人,让他们乖乖地跪在门口。他们轻蔑地笑着,好像恨不得金家遭殃,任由他们蹂躏。

他不敢回家了,便穿过一条小巷子,想去找楚寒。楚伯伯和父亲是结拜兄弟,只要他知道金家有难,一定会帮金家的。可是他跑着跑着,脚下一滑,便摔倒了。

他趴在泥浆里无助痛哭之时,是一个老爷爷把他扶了起来。他不认识老人,不过老人慈眉善目,和蔼可亲,他便没了戒心。老人带他回家,让他换了身衣服,他的老伴甚至拿出一块煮红薯,让他填饱肚子。他感激地收了起来,刚要拜别老人,却发现几个官差赫然站在院子里,笑盈盈地看着他。

“你是金世安吗?”

他恐惧万分,心里却十分明白,若在此时说谎,或许还能逃得一命;可谁让他天生耿直倔强,就在这危机时刻,依然没有半分隐瞒。他高傲地仰起头,朗声道:“本少爷就是金世安!”

“……”官兵们也没料到他会这么坦然,一时倒愣住了。

“你爹杀了当今圣上,应当诛灭九族,你跟我们回直指司吧!”

金世安被粗暴地拉走了,他拼命否认,父亲不可能弑君,可没人理他。他绝望了,在被拖出院落的那一刹那,他看到了那两位老人攥紧了手中的银子,笑得合不拢嘴,只是看着他的时候,笑容里满是嘲讽。

他眼睛通红,愤恨地瞪着他们,心想,他们一定会遭报应的。

雨势已经减弱了,百姓们都从家里走出来,站在街头议论纷纷。金世安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拖进了直指司大牢,他羞愤难当,心想,简直没有比这更没面子的事了。

狱卒也担心水痘蔓延,便把他丢进了最偏僻的一间牢房里,那里还关押着一个小男孩,跟他一样,也是满脸红疹。不过那个小孩比他病得厉害多了,只能躺在草席上,半死不活地看他一眼。

金世安第一次到这种地方,这里阴冷潮湿,恶臭阵阵,不一会儿,凄厉的惨叫声划破了整个大牢的宁静,他吓得不知所措,拼命地往角落里钻,生怕那些狱卒也把他拉出去,对他严刑拷问。

惨叫声断断续续,想必是受刑之人时而昏迷,时而清醒。一旦惨叫声响起,他便会捂住耳朵,浑身瑟瑟发抖,哭喊道:“娘,哥哥,你们在哪儿啊?”

他都没有意识到,他吓得尿湿了裤子。

那个小男孩艰难地朝他爬过来,费力地说:“我也想我爹娘……想我哥……可是,别怕……”

小男孩跟他年纪相仿,满脸红疹也遮不住他清秀的脸庞。金世安认出他来,他是兵部尚书梁若水的小儿子,好像叫梁翊。梁大人是最近两年才调到京城任职的,再加上他跟父亲政见不和,所以金家、梁家几乎没有来往,他跟梁翊也不怎么熟,只是见过几次而已。

梁翊软软地趴在地上,气若游丝地说:“我快死了,拜托你告诉我爹娘一声,以后给我上坟的时候,多给我烧点儿杏花糕,谢谢了!”

金世安见他说得可怜,又见他嘴唇干裂,面如菜色,便有心帮他。他拼命喊来狱卒,哀求道:“大哥,给点儿水吧,他快死了。”

狱卒翻了个白眼,不屑地说:“切,你们这些官家少爷,在家被人伺候惯了吧?死到临头,还那么多的毛病!没有!”

金世安被抢白一番,若按他以前的脾气,他早就爆发了。不过他知道自己处境艰难,便依旧哀求道:“大哥,难道你没有孩子吗?如果他也这样病了,连口水都没有,你心里不难过吗?”

狱卒听他这么说,更加生气:“你这死孩子,凭啥诅咒我家孩子?我看你是活腻了!”

金世安忍不住要发脾气了,可是回头一看,梁翊干涸的嘴唇费力地一张一合,不知承受了多少痛苦,他便摘下腰间佩戴的“寒烟翠”,再次恳求:“大哥,这块翡翠你拿着,行行好吧!”

狱卒一见翡翠,便知价值不菲,他喜滋滋地将翡翠收了起来,不一会儿便端来一大碗清水。见到水,金世安才觉得喉咙要冒烟了,不过他顾不上自己,先把水端给梁翊喝了。

梁翊真是渴到极点了,他一口气喝了一大半,恢复了些力气,勉强笑笑,说道:“你救了我一命,真是谢谢你了。”

“不用客气。”他掏出怀里的红薯,虽然对那对老夫妇充满了怨恨,不过现在这红薯能救命。他把红薯递给梁翊,说道:“你吃了吧,吃了就有力气了。”

梁翊饿得心慌,却摇摇头,不肯接,金世安便将红薯塞到了他手里。梁翊感激地说:“如果以后你落难了,我宁愿拿我的命跟你换。”

金世安勉强笑笑,心想这个孩子真是太客气了。

他刚要把剩下的水喝完,对面的牢房被打开了,一个浑身是血、不知是死是活的人被拖了进去。金世安眼尖,一眼就认出那人是哥哥,他放下手中的碗,抓住铁栏,大喊道:“哥!哥!”

金世宁被折磨得不人不鬼,听到弟弟喊自己,他才恢复了点力气。他用尽力气抓住门,有气无力地问:“世安,你怎么在这儿?”

金世安急得上蹿下跳,他来不及回答哥哥的问题,便急切地问:“哥,你还好吗?娘在哪里?二娘呢?”

金世宁强打精神,却依旧神情黯淡:“我还好,二娘难产死了,我也不知道娘在哪里……”

二娘死了。

金世安一屁股跌坐在地,欲哭无泪。一串脚步声由远及近,他突然感到十分不安。金世宁也感觉到了,他眼里闪过一丝绝望,急切地跟弟弟说:“世安,会有人来救你的,答应我,你一定要活下去。”

“哥……”

“二娘虽然死了,可她生了一对龙凤胎,哥哥和妹妹,他们真的很可爱。”世宁说着,布满血丝的眼睛里充满了温柔,他不舍地说:“世安,他们被官兵给抱走了,他们是龙凤胎,又是陛下赐的名字,我觉得,士兵们不敢妄自杀死他们……如果你能活着出去,你要找到他们,不要想着报仇,要带着他们好好生活下去……”

“金世宁,死到临头了,还在这里喋喋不休。”一个中年男人站在了牢房门口,冷笑道。金世安看到了他胸口绣着一只猛虎,便知此人是直指司绣衣正使张德全。

或许是刚才的经历太过痛苦,金世宁看着张德全,也有些许恐惧。张德全继续阴笑着说:“刚才只是开胃菜,如果你不承认金家谋反,不肯供认你们的同谋,我会让你更加生不如死。”

金世宁闭上眼睛,心想,刚才的刑罚已经到了自己的极限了,如果他们继续用刑,可能自己真的会招架不住,屈打成招。牢门已经被打开了,两个狱卒拖住了他,弟弟急得团团转,恨不能替哥哥去受苦。

金世宁有些惴惴不安,他问张德全:“可不可以先让我见我母亲一眼?”

“你母亲已经自缢身亡了。”

张德全的声音冷漠无情,却彻底击垮了金家兄弟,弟弟坐在地上放声痛哭,哥哥则默默流泪。张德全没有让他们继续伤感,他使了一个眼色,金世宁便被拖走了,地上留下了一道血印。

或许是直指司的刑罚太过恐怖,金世宁没有信心能坚持到底。一想到母亲为保全名节而自尽,他心一横,也打定了主意。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摆脱了狱卒,爬到弟弟牢门前,握住弟弟的手,急切地说:“世安,记住我刚才的嘱托,不要害怕,我和爹娘会一直守护你的。”

金世安哭成了泪人,他哭喊道:“哥,你不要走,我害怕……”

“抱歉,哥哥不能陪你了。”

金世宁又被强行拉开了,他凄然一笑,说道:“世安,好好活着。”

“你死了,你弟弟也活不成了。”张德全冷笑道。

“未必。”

事到如今,金世宁已经完全释然了,他毫无畏惧地盯着张德全,眼神里甚至有几分不屑。张德全被他盯得发毛,刚要伸手打他,却发现浓稠的鲜血,正从他口中汩汩流下。

“妈的,这小子咬舌自尽了,快阻止他!”

张德全气急败坏地大喊,众人手忙脚乱地去掰金世宁的嘴唇,却怎么也掰不开。不一会儿,他就垂下头,没有呼吸了。只是临死之前,他还不舍地看了弟弟一眼。

金世安又急又怕,哭得惊天动地,撕心裂肺地喊了几声哥哥,便晕过去了。

隐约间,他看到哥哥被卷进一个破草席里,被拖走了。

他一向最崇拜的哥哥,金家最引以为傲的长子,京城最负盛名的少年奇才,就那样被拖走了。

哥哥的头还露在草席的外面,在地上摩擦,一定很疼。

哀莫大如心死,他绝望地流着眼泪,不知何时,已彻底失去了意识。

想要在线全章节阅读《刺客残月》,请点击>>> 《刺客残月》全文在线阅读

下载客户端畅爽阅读: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全文阅读二维码,直接长按扫描阅读哦!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