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怪谈诡异录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2020-05-20 来源:本站整理

老兵怪谈诡异录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第二天一大早,郭二梆子几乎是从床上弹起来的,原因是醒来时发现自己身边竟然躺着个衣不蔽体的女人。石洪贵和指导员正在外屋的炕上商讨地道进度,猛听到里屋郭二梆子的叫声,忙不迭去察看。果不其然,原本崔丙睡的床位上,一个女人披着崔丙的坎肩,蜷缩在被窝里。

  而此时恰好崔丙端着一盆洗脸水,从外面进来了。还没容他解释,石洪贵劈头盖脸就是一阵臭骂,差点没掏枪直接毙了他,幸好指导员死死摁住。这武工队里大多都是入了党的,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欺负乡亲们,现如今崔丙居然糟蹋人家大闺女,这在当时看来,都足够枪毙十次了。

  “说!这闺女怎么会在你被窝里?”石洪贵厉声呵道。这石队长的脾气大家都是知道的,一旦队里边有同志触了纲纪,严惩不贷,绝不姑息。

  崔丙头一次见队长对自己发这么大的火,两腿一软,险些跪倒在地。忙将昨晚放茅之事同众人解释了一遍,不料谁听后都嗤之以鼻。在他们看来,半夜三更在竹林里捡到一个光腚闺女的理由,是在是太过于牵强。这下崔丙可就哑巴吃黄连了,浑身长嘴也说不清,真是黄泥巴掉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好在队里面有位女同志,烧好汤水将那裸女浆洗干净,而后换了套自己的衣服,喂了点玉米粥。当这女人再一次出现在大伙儿眼前时,个个都傻了眼。

  那女人,年纪约摸二十岁左右,脸盘子显得有些大,但皮肤特白,一双水灵灵的大眼晴煞是好看。前凸后翘,体态丰盈,正是这堆光棍汉子梦寐以求的那种能生儿子的类型。石洪贵问起时,那女人神情有些恍惚,似是没睡醒的样子,饱经沧桑感。警惕地看着屋子里的人,怯生生的样子。石洪贵让众人推到了外屋,自己和那位女同志好说歹说,才总算了解了个大概。

  据那女人讲,他本是隋家坟梵铁匠的女儿梵翠花,几个月前被驻保定城的日军虏了去。整日饱受摧残蹂躏,昨晚趁隙从慰安所里逃了出来,躲在了冉庄,饥寒交迫晕倒在竹林里,不想被崔丙撞见给救了回来。石洪贵听后,甚是同情梵翠花的遭遇,但隋家坟已成了鬼子据点,考虑把她送回去,无疑羊入虎口。这梵翠花的安置,倒是成了个问题。

  石洪贵正犹豫间,那梵翠花却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石队长,求您了,让俺加入你们武工队一起打小日本吧!俺爹也是死在小鬼子手里的,俺要报仇。俺洗衣服做饭什么活都会干,不怕吃苦,你就留下俺吧。”

  梵翠花说得声泪俱下,外屋里的人进来后无不动容,指导员也劝石洪贵道:“我看她也挺不容易的,就留下她吧,反正厨房也缺个打下手的。”

  就这样,梵翠花加入了武工队。出人意料的,梵翠花竟有一双巧手,不仅人脸蛋得喜人,缝补烹饪,样样上手。队里面的人来自天南地北,风俗口味各不相同,众口难调,他居然能在一锅饭里做出不同的饭出来。而且她挖来的野菜,像什么马齿苋,折耳根,荠菜都能炒出可口的味道。白天武工队在地道里作业,他就下去送上一碗煮好的酸梅汤,五大三粗的汉子接过碗都会脸红。而晚上,大伙儿回到冉庄时,翠花早就烧好了洗脚水供大家解乏。一来二去,队里的人早就忘掉了翠花的过去,把她当成武工队里的一员。

  不过崔丙日子过得就不好受了,虽然时常依旧嬉皮笑脸,可心里总有件事让他难以释怀。崔丙本是保定城里烙大饼卖的,他老爹给他取“崔丙”这名就是寓意,本来一个饼摊尚可不挨饿,可小日本一驻城,这日子便没法过了,一激愤就跟了石洪贵。因年纪较小,身板羸弱,就在队里边当起了炊事员,干点后勤服务。自打梵翠花加入武工队后,两人整天都在灶间打转,又何况当初是崔丙救的她,所以彼此两人看对方都有些好感。

  而崔丙却似乎总有意逃避梵翠花,两人的关系傻子都看得出来。众人欲成其美事,但崔丙的态度却是模棱两可,这很是让人费解。石洪贵原本以为崔丙是嫌弃梵翠花有过去,哪知再三逼问下才发现,压根就不是这么回事。石洪贵记得崔丙靠在他耳边说了这么一句:“梵翠花的后背上长着黑毛!”

  对于崔丙的这句话,石洪贵当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心想不就是梵翠花的体毛有些过剩嘛,至于这样大惊小怪?他看一眼崔丙,觉得也不像是在说笑。又恍然想起队里边那天为梵翠花洗澡的女同志,结果一打听,石洪贵懵住了。

  据那女同志说,梵翠花的后脊背长满了细密的黑毛,而且手臂上还有淡淡的黑斑。

  这可就奇了怪了,石洪贵虽觉得这事有些蹊跷,但也没多上心。连指导员都没告诉,而是找来了金斗。金斗是四川的老地仙了,在没进武工队前,曾和石洪贵走南闯北做买卖,两人是莫逆之交,关系也最为要好。这事石洪贵和金斗一说,金斗却一笑:“你啷个知道人家翠花背上长的黑毛毛哦?亲眼看见的?我估计是没洗澡起的鳞,小崔看走眼了。”

  石洪贵只是一问,过了两天也就淡忘了。区委规定的日期迫在眉睫,却还没挖通至蟠冢山山脚,这才是当务之急。他找来指导员,两人一商议,约定兵行险招。蟠冢山周围似是有很多古墓,甬道纵横交错,便决定利用其“地利”,把墓道凿成地道,这样进度就会快上许多。虽然他想不明白区委为什么要他们凿两公里远的地道,但要如期完成任务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工程图纸一向都是指导员在负责的,前些日子出了纰漏,导致错挖,很多人心里对这位“白面书生”都起了疙瘩。不过,石洪贵这次却执意绕过上次挖到的那座古墓,改而从左侧的墓群中掘进。指导员问为何,他却缄口不言,只说那墓不是我们能进去的。

想要在线全章节阅读《老兵怪谈诡异录》,请点击>>> 《老兵怪谈诡异录》全文在线阅读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