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废少
超能废少 小说全本阅读

超能废少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2020-03-02 来源:本站整理

超能废少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你妈是恶性肿瘤,要十万块手术费,没钱就只能带回家了。”

  夜晚,医院的走廊很是肃静。

  医生冰冷刺骨的话,一直回荡在他脑海。

  陈凉再也忍不住,蹲在墙角偷偷抽泣。

  养母吴燕住院半个月来,他已经花光了全部积蓄,借怕了亲朋好友,就连最亲的大伯也和他断绝了关系。

  “这十万,我上哪里借啊!”陈凉满是绝望,已经是山穷水尽,走投无路。

  养父三年前在西北挖矿被埋,至今也是杳无音信。

  为了减轻家里负担,给妹妹凑学费,他更是做了上门女婿。

  在秦家当牛做马,呼来喝去,受尽尊严的践踏……

  “我一定要借到十万!”陈凉狠狠一咬牙,擦干眼泪,绝不能让养母出任何事!

  他去了最有钱的大伯家。

  虽然是郊区的一套小别墅,但市场价也要三百多万。

  院子里停放着一辆崭新的奥迪A4,还没有上牌照,应该是刚买的。

  陈凉敲响了门。

  大伯打开一个门缝,一看是陈凉,他脸色顿时变得阴沉。

  “这么晚,你来做什么!”

  陈凉眼神乞求:“大伯,我妈……”

  没等他说完,大伯就一脸嫌弃:“谁是你大伯啊,你不过是一个养子,也配和我做亲戚?”

  陈凉眼眶里打转着眼泪:“大伯,没有十万块手术费救命,我妈就……”

  一听到十万。

  屋内看电视的伯母大叫一声:“什么!要十万?昨天才借走五百,今天就来要十万,真是喂不饱的白眼狼!”

  “行了,陈凉,赶紧滚吧!”大伯鄙夷道,“你妈那病就是个无底洞,一百万也治不好。”

  陈凉气得浑身发抖,不肯借钱就算了,竟然还说风凉话。

  突然,“砰”的一声,大伯把门给关了。

  伯母嘲讽的声音还能听得见:“真是晦气,这钱要是借给他,指不定花在哪里呢!”

  “吴燕这病就是给他害的。”大伯也是冷漠道。

  陈凉只是愤怒,当年大伯做生意,养父拿出了买房的首付款,借了三十万给他,自从养父出事后,大伯是铁了心不还钱,就连十万的救命钱都不愿意给。

  也许这就是人情冷暖,陈凉重重一拳打在墙上。

  只有最后一个办法了。

  他立刻回家。

  妻子秦若雪坐在沙发上,她穿着连衣短裙,雪白的腿露在外面,迷人的身材,还有绝美的容颜。

  要是旁人,一定羡慕死陈凉了。

  但他每天洗衣做饭,打扫家务,只能睡地板,吃剩菜,连秦若雪的小手都没有摸过。

  就算是做错一点小事,也会被臭骂一顿,在这个家里,他活的很憋屈,还不如一条狗。

  “陈凉,回来的正好,把我洗脚水倒了。”秦若雪眼睛冷冷一瞥,便轻轻抬起双腿,又开口吩咐:“顺便拿毛巾把我脚擦干净。”

  哪还有心情伺候秦若雪。

  陈凉心急如焚:“老婆,我妈生病要动手术,我想跟你借十万。”

  这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你放心,这钱我以后一定会还给你,我妈还等着钱救命呢!”他又保证道。

  秦若雪不屑道:“你一个没用的家庭煮夫,拿什么还?在外面欠一屁股的债,到最后还要我来给你擦屁股,陈凉你可真够恶心的。”

  陈凉此时卑微到尘埃里了,哀求着说道:“算我求你了,看在这些年给你当牛做马的份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真的很需要这笔钱。”

  “陈凉,你可别把话说的那么难听!”秦若雪冷着脸,说道:“什么叫当牛做马?当年可是你卑躬屈膝,要死要活的入赘到我秦家!”

  “我不是这个意思。”陈凉急忙想要解释。

  这时,洗完澡的岳母走了过来。

  “女儿,这个废物又惹你生气了?”岳母瞪了一眼陈凉。

  岳母沈琴水,虽是中年妇女,但她保养很好,皮肤水嫩,体态丰满,洗完澡披着浴袍,难掩波涛,诱惑十足。

  岳父因为在秦家地位不高,没有话语权,常年都在外地打理产业,岳母闲来无事,就喜欢羞辱陈凉,经常把废物挂在嘴边。

  “妈,陈凉他想借十万。”秦若雪若无其事的说。

  沈琴水板着脸:“呵呵,你当我们家是提款机呢!每天给你五十零花钱,你还不知足?”

  “妈,你别动怒,他就是翅膀硬了,欠收拾。”秦若雪说道,等会非要好好教训陈凉不可。

  “我妈快要死了……”陈凉一想到在医院孤苦伶仃的养母,不由自主就潸然泪下。

  “你装什么可怜。”秦若雪顿时不悦。

  沈琴水忽然说道:“借你十万也不是不可以。”

  陈凉激动,忍住眼泪,有些不敢相信:“真的吗?”

  沈琴水点点头:“你先跪下!”

  “扑通”一声。

  陈凉几乎想都没想,两腿一弯,直直就跪在了秦若雪和岳母面前。

  什么狗屁尊严,都没他养母的命重要!

  “没骨气的男人!”秦若雪对陈凉又多了几分鄙视,要不是玩累了,找了个老实人,她怎么可能嫁给这种窝囊废。

  “可以了吗?”陈凉紧紧握着双拳,心在发颤。

  沈琴水脸上洋溢起笑容:“把若雪的洗脚水喝了。”

  秦若雪漠视着陈凉,她倒要看看一个男人会软弱到什么地步。

  陈凉先是一愣,呼吸快要窒息,全身血液在沸腾。随后就怒了,用尽全身的力气吼出来:“你们欺人太甚!”

  他摔门就往外逃。

  “胆子大了,竟敢离家出走!”秦若雪柳眉微微上挑。

  “有种出去,就别回来!”沈琴水骂骂咧咧。

  夜晚的风很冷,但陈凉的心,更冷。

  站在江边,他甚至想跳下去,解脱这一切。

  但是养母怎么办?

  还有上学的妹妹!

  绝望中,眼前突然一亮,两个大大的车灯往他照射。

  只见一辆接着一辆车向他驶来,就如同一条长龙,在靠近他后,又往两边分散开。

  陈凉有点惊讶,仔细一看,都是劳斯莱斯幻影。

  千万级别的豪车,有三十多辆!

  沿着岸边,把江水都围住。

  “这是在拍电影吗?”陈凉显得多余,他一个寄人篱下,还要为十万手术费发愁的屌丝,叹了一口气准备离开。

  “等一下!”

  一辆白色的劳斯莱斯银魅为首,从车上下来一个男子,一身昂贵的西装,气度不凡,踩着皮鞋走向陈凉。

  “怎么了?”陈凉心里一虚。

  男子对他轻轻一笑,从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认真说道:“杜邦家族,第二十七代继承人考核期提前结束,即日起,准许恢复其身份。”

  男子合上文件,喊了一声:“少爷!”

  “我是杜邦家族在东南地区的负责人,四海商会的会长,范聪。”

  陈凉惊呆了。

  “你搞错了吧,我叫陈凉,不是你要找的人。”继承人的身份他可不敢冒领,迈开腿就打算要走。

  “少爷,你养父陈天九,养母吴燕,我说的没错吧?”范聪继续说道。

  “你怎么知道?”陈凉傻眼。

  “杜邦家族的继承人,从出生开始,就要进行为期三十年的继承人考核,你的成长都在家族掌控中,恭喜你,杜邦家族现在的族长,也就是你爷爷,提前结束了你的考核。”范聪解释。

  杜邦家族,是世界十大财团之一,拥有万亿的财富。富可敌国,权倾天下!

  陈凉一时无法接受,他不是被收养的孤儿,还是一个大家族的继承人?

  幸福来得太突然!

  “那能借我十万吗?我养母还躺在医院里。”陈凉小心翼翼问道。

  “少爷放心,你养母吴燕,已经转院到了和协医院,会接受最好的医生和治疗。”范聪回答。

  和协医院是华夏最好的医院,范聪自然也没必要骗他,陈凉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

  “那我的亲生父母呢?”陈凉又问。

  范聪只是摇摇头:“继承人的考核期虽然结束,但想要回到家族,现在还不是时候。”

  陈凉也只好无奈接受,杜邦这样的大家族,一定是规矩森严,不回去反而更自由,对那些素未谋面的亲人,也没有什么感情可言。

  范聪又从包里拿出一张黑色的银行卡。

  “少爷,这是花瑞银行的至尊级黑卡,卡里有一千万。江北市的长青投资公司,你明天就可以去出任董事长,我给你安排好了助理!至于其他产业,也会慢慢交给你。”

  最后,范聪留下电话:“今后有任何事,都可以来找我。”

  陈凉接过黑卡,指间发凉,这是不是在做梦?

下载客户端畅爽阅读: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