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爱新娘哪里逃
罪爱新娘哪里逃 小说全本阅读

罪爱新娘哪里逃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2020-03-04 来源:本站整理

罪爱新娘哪里逃小说全章节免费阅读

  人生最猝不及防的绝望是什么?

  你满心欢喜和心爱之人私奔,却转头被送上了另一个男人的床。

  他只要你的一滴血。

  你却因此丢了余生。

  ------------------------------------------

  顾兮辞被软禁了。

  三天前,她的父亲被继母下毒,毫无预兆地瘫痪在床。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父亲死死地拉住她的手,含泪嘱托。

  “兮辞,带你弟弟去找陆聿臻,你们一起离开沣城!”

  “从前爸爸糊涂,一直坚持门当户对,反对你和陆聿臻在一起。但我看得出来,那孩子相貌气质出众,即使他从未说自己的来处,但也绝非池中之物。”

  当晚,顾兮辞含泪告别父亲,带着弟弟连夜逃了。

  可......

  二十分钟后,他们还是被堵到了距离陆聿臻不到三百米的地方。

  她被关在一间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里,断水断食,断绝了和外界所有的联系。

  直到三天后,她才被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拖了出去,扔到了客厅明晃晃的地板上。

  继母林宜兰居高临下地站在她面前,冷笑着看着她。

  “亲爱的继女,别怪我狠心。要怪,只能怪你的血太值钱了!”

  “有人在全国的血库里找到了你,你血型里的特殊因子,正是他们家少主子的救命药。他们要你的血,一个月一次,一次五百万。这么赚钱的买卖,我当然得费尽心思地留下你!”

  顾兮辞整个人几近脱水。

  她仰躺在地板上,红着眼看向林宜兰,艰难地蠕动着干涩的嘴唇颤声道。

  “林宜兰,你已经得到顾家了。放过我爸爸和弟弟,让他们走。”

  “我愿意留下来,多久都可以。我的血,你想要多少都可以......”

  哪怕是要她的命,只有她的家人可以好好活着。

  她可以等,等到对方不再需要她的血,等到她对林宜兰毫无利用价值。

  她相信陆聿臻也可以等,等她回到他身边。

  闻言,林宜兰拧眉,看傻子一般笑道。

  “顾兮辞,你也太天真了。你该不会以为,这血你只要给了,一切就结束了吧?”

  顾兮辞心里一沉,猛地抬头看她。

  “什么意思?”

  林宜兰一把揪住她的头发,附在她耳边阴笑。

  “比起你血管里流淌的那些,你这具干净身体里的处、女血作用更大。他们不仅要你的血,更要你的处女血,处女身。”

  顾兮辞瞬间白了脸。

  “不要!”

  她忽然尖叫一声,猛地推开林宜兰,疯了似的往门口爬。

  “我爱的人是陆聿臻,我要把干净的自己留给他,我不能!我不能!”

  林宜兰脸色一变,紧走几步上前,一把揪住顾兮辞的头发,迅速点开了某个手机的键。

  随即,陆聿臻低沉好听的声音传了出来。

  “兮兮,不是说好了一起离开沣城的吗?你在哪儿?”

  “第二天了,我去顾家找过你。他们说你跟一个男人走了,我不信。乖,只要你来,我就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还有我的秘密。”

  “顾兮辞。”

  男人的声音变得沙哑痛苦。

  “你不会来了,对吗?第三天了,这是我给你的最后时间。你来,我带你走,给你一个全新的世界。你若不来......我就当你死了。”

  “你信吗?就在我给你留言的这一刻,已经有个女人,等着我去睡她了......”

  顾兮辞的眼泪瞬间流了下来。

  “阿臻......”

  她连滚带爬地扑向手机想要夺过来,下一秒却被林宜兰一把揪住头发用力拖了回去。

  女人阴狠如鬼魅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

  “知道吗?就在他等你的那个地方,四周都是我安排的人。只要我一个电话,你最爱的陆聿臻,就会被无数辆车子瞬间碾压成肉饼。让他走,或者留下来,亲眼看你变脏然后陪你一起死。”

  顾兮辞浑身一颤,如同被人死死掐着命门,一下子瘫在地上。

  爸爸。

  弟弟。

  她最爱的,陆聿臻......

  林宜兰抬手将手机递给她,顺势拍了拍她的脸,起身走到不远处的沙发上坐下。

  “想好了,你知道该怎么做。”

  像是有感应般,那手机瞬间在掌心里猛烈地震动起来。

  一下,又一下。

  她不接,就一直响,就像是在她消失的三天里,男人每一次固执的寻找。

  顾兮辞红着眼,握住手机的手一直在抖。

  好久,才颤着指尖按下了接听键。

  “兮兮,你终于接电话了!”

  陆聿臻的声音里,满是失望过后浓浓的惊喜,“我就知道你会来!告诉我你在哪儿,我马上......”

  “告诉你了,又怎么样?”

  温柔入骨的声音,忽然变成了剜心的刀剑。

  顾兮辞满脸泪水,死死地压着喉间的哽咽。

  “陆聿臻,你真以为我是去跟你私奔?我就是在分手前跟你开个小小的玩笑而已。我是高高在上的顾家大小姐,你真以为我能看得上你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别傻了!”

  彼端一顿,“你说什么?顾兮辞,你再说一次!”

  顾兮辞咬着牙,一字一顿。

  “我说,我只是跟你玩玩而已。现在,我玩腻了。我们,结、束、了!”

  轰隆——

  一道惊雷撕天空,狠狠打在庭院的老树上,“咔嚓”一声劈成两半,重重地砸落在地上!

  风声夹着雨声,从电话里呼啸而来。

  “顾兮辞,你好样的!”

  男人绝望沙哑的嘶吼声乍然响起,伴着一声闷哼,里头跟着传来几个男人惊慌的喊声,“快,他吐血了!”

  “阿臻......”顾兮辞一慌,差点就喊了出来。

  “别叫我的名字!”

  顾聿臻仿若沉入深海的声音,咬牙启齿地响了起来。

  “顾兮辞,你是我陆聿臻唯一爱过的女人,也是唯一玩弄我感情的女人。我会走,离开沣城。”

  “但我希望,你能好好活着。因为总一天,我一定会回来,陪你好、好、好、玩!”

  嘟——

  顾兮辞握着手机的砸在地上,听着一阵阵忙音,心里撕心裂肺地疼。

  阿臻,对不起,对不起......

  林宜兰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对嘛!这才是一个聪明女孩该做的。”

  说完,她一挥手,几个人立刻从旁边涌了上来。

  “带她去准备,让她安静点,别扫了咱们金-主的兴!”

  “只要对方的主子点头,我们今晚就能拿到第一笔钱。哈哈哈......”

  林宜兰得意张狂的声音慢慢飘远。

  顾兮辞仰躺在冰凉的地板上,双眼无神,一动不动,如同死了一般。

  几个人揪住她的头发拖上楼,又卡住她的下巴撬开她的嘴,粗暴地塞了颗不知名的药丸进去。

  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她就变得四肢绵软,整个人如同被放在火炉上煎烤,从内到外一片滚烫。

  她挣扎着张开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她终于绝望了。

  窗外风雨飘摇,雨点疯狂拍打着窗棂。

  不知过了多久,外头响起汽车的鸣笛声,别墅里很快走进几抹高大的身影。

  为首的身形挺拔的男人,裹着风雨一身森寒地进了门,一侧的脸部线条刚毅,凌厉。另一侧隐没在阴影里,整个人给人一种骇然可怕的强大气场。

  看到金-主到来,林宜兰的手下立刻迎了上去。

  “先生,你们要的人已经准备好了,就在里面。”

  他说着抬头,在近距离看向为首的男人时,“啊”的一声,见鬼般猛地往后退去,脱口而出。

  “先生,你,你的脸......”

下载客户端畅爽阅读: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