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武神境
龙武神境 小说全本阅读

龙武神境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2020-03-06 来源:本站整理

龙武神境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萱儿师姐,你真好,竟为我师父寻来了上等的恢复丹药!”

  山脚下,一座简陋的茅草屋内,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略微激动地说道。

  他的身旁,坐着一位年龄稍长的少女,肌肤胜雪,容颜绝美。

  少女眼波流转,温柔道:“陈枫,我既将心许与你,你的事便是我的事,燕师叔重伤昏迷,我又怎能袖手旁观?”

  两人面前的床榻上,卧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他小腹处有个巨大的伤口,看起来狰狞可怖。

  中年男子脸色苍白,双目紧闭,倘若不是他轻微起伏的胸膛,肯定会让人以为他已经断气了。

  少年名唤陈枫,少女名唤唐萱儿,二人同是乾元宗的弟子。

  这重伤昏迷的男子,是陈枫的师父,燕清羽。

  “萱儿师姐,谢谢你。我没什么天资,修炼极慢,他们都说我是废物,只有你对我好。”陈枫听了唐萱儿的话,脸上流露着幸福的笑容。

  “不过你放心,日后我一定好好修炼,决不懈怠,我要成为一个强者,守护你一辈子。”

  “好,我相信你。”

  唐萱儿很是感动,又道:“陈枫,快把丹药给燕师叔服下吧,再拖下去他可能就撑不住了。”

  “嗯,好。”

  陈枫坐在床边,将丹药给燕清羽喂了下去。

  “萱儿师姐,真是太感谢你了,如果没有你的丹药,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看着燕清羽的脸色渐渐红润,甚至醒了过来,陈枫松了一口气。

  然而下一刻,燕清羽浑身一震,一口鲜血喷薄而出,再看他的伤口,竟然正在快速地溃烂!

  “师父!师父!萱儿师姐,这是怎么回事?”

  陈枫惶恐,回头向唐萱儿求助,却见唐萱儿嘴角嘲讽,眼神冰冷地看着他。

  “别费力气了,那根本不是什么恢复丹药,乃是上等的毒药。”

  轰!

  唐萱儿的话,无异于晴天霹雳!

  陈枫只觉得天旋地转,脑海中一片空白!毒药?他亲手给师父喂下了毒药!

  “为什么?!你为何要害我师父!”

  陈枫愤怒地向唐萱儿扑去,唐萱儿一掌打出,陈枫倒飞出去,摔在地上,嘴角溢出鲜血。

  “陈枫,真以为我会看上你?”

  “我六岁开始修炼,如今十三岁,就已经达到后天四重,是我师父的得意门生,前途不可限量,乃是天之骄女!而你,经脉堵塞,丹田如铁,修炼六年却无寸进,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你配吗?”

  “你师父的命,有人盯上很久了。我接近你,就是为了今日!这个世界,强者为尊,你自己废物,也怪不得别人。好好替你师父收尸吧。”

  唐萱儿淡漠地说完,转身走出了茅草屋。

  陈枫爬起来,跪倒在燕清羽榻前,嚎哭不止……

  “唐萱儿,你好歹毒的心肠,我恨,我恨啊!”

  陈枫暴喝一声,整个人猛然弹起,却是撞上一块硬物,痛得眼冒金星。

  做噩梦了?

  不,那不是梦,是昨天真切地发生的事!

  陈枫看着眼前的墓碑,泪水又是决堤而下。

  燕清羽当年本是乾元宗第一天才,十二岁便突破后天,打开神门,震动帝国。

  可是他在十七岁那年外出之时,被人打成重伤,经脉断裂,不能再修炼,境界再无长进。

  天才坠落神坛,他从核心弟子被贬成了内门弟子,又被贬成外宗弟子,最后还是宗内当年故旧照顾,给了他一个外宗长老的身份。

  燕清羽便在山下盖了一间茅草屋,收了陈枫这个弟子,过着平淡的生活。

  可是,即便如此,还有人不放过他!

  前几天师父身受重伤回来,昏迷了过去。

  陈枫不知道打伤师父的人是谁,但唐萱儿,如果不是她昨天送来毒药,师父怎么会这么快殒命?!

  “但凡我强大一点,能够识破她的假丹药,也不会中了她的算计!”

  陈枫紧握双拳,狠咬牙关,恨恨地想着。

  强大,他要变强大!

  陈枫擦干泪水,跪在墓前,磕了三个响头,道:“师父,徒儿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昨夜,他将师父埋了之后便守在墓边,没想到就这样睡了过去。

  “报仇?”

  身后忽然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就你这样还想报仇?”

  陈枫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白衣女子立在他身后,看着坟墓,目光复杂。

  她二十五六岁的年纪,长相绝美,气质高雅脱尘,宛如神仙中人。

  陈枫认出她来,猛地从地上跳起,激动地叫道:“冉师叔!”

  冉玉雪,燕清羽的师妹,也是天赋极高的强者,如今是内门长老,地位尊贵。

  据燕清羽说,当初他如日中天的时候,冉玉雪永远跟在他身后,甜甜地唤他“清羽哥哥”。

  两人一度被认为郎才女貌,神仙眷侣,后来更是外出一起历练。

  燕清羽十七岁那年,之所以受重伤,就是因为保护冉玉雪,否则他可以轻松逃掉。

  后来的事,燕清羽没再说。陈枫也只远远地见过一次冉玉雪。

  但陈枫想,冉师叔当初和师父有那么一段情意,说不定是过来祭拜师父的。

  可是冉玉雪只是不屑地扫了他一眼,以她的实力,一眼便看穿陈枫的修为,她嫌恶道:“真是个废物!还妄想报仇,愚蠢至极!”

  陈枫像是被一盆冷水兜头浇下来,浑身发寒。

  “废物师父也就只能教出来废物徒弟,你们师徒两个,还真是一对儿。”

  冉玉雪说完这句话,看也不看他一眼,转身离去。

  看着他的背影,陈枫攥紧了拳头,浑身颤抖。

  “冉玉雪,你等着,终有一天,我要让你对我,对我师父,刮目相看!”

  昨天,燕清羽毒发后并没有马上断气,他弥留之际,交代了陈枫两件事。

  第一便是让陈枫为他守墓五年,每天在墓前修炼他教给陈枫的贝多罗叶金经;

  第二便是让陈枫五年后,挖开他的坟墓!

  陈枫不知道师父意在何为,但师父的遗言,他一定会遵从。

  五年时间,一晃而过。

  今年,陈枫十六岁。

  五年前死掉的那个废物燕清羽和他的废物徒弟,几乎已经被乾元宗的众人遗忘。

  夜色如水,陈枫忽然睁开眼睛,眼中有精光爆射。

  他站起身来,冲着墓碑弯腰行礼,低声道:“师父,五年时间已到,我要遵从您的命令,将您的坟墓掘开了,还望您莫要见怪。”

  说完,他开始挖土掘坟。

  当他把坟墓挖开,棺材撬开,顿时眼中露出震惊之色。

下载客户端畅爽阅读: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